智周风物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

经典历史电视剧系列之《大明王朝1566》第二十四集免费听

2019-07-18来源:浙江汽车网


分集剧情:

谭纶奉命前来劝解海瑞,不料对方大义凛然直言天下之大弊,谭纶反觉汗颜,何茂才的供词因此得以被送往京师。吕芳见到何茂才的供词后大惊失色,他随即来到严府与两位阁老见面。嘉靖帝追问浙江的消息,太监陈洪趁机出卖了吕芳。得知吕芳私下勾结内阁后,嘉靖帝颇觉心惊。嘉靖帝不动声色,只是安排吕芳卸任司礼监出宫监修万年吉壤,命严嵩回家养病,徐阶则搬进了内阁值房。


台词:

郑泌昌 何茂才 以及他们的前任官员

仅在织造局沈一石一处

贪墨受贿就达几百万之巨

还有田土赋税 盐铁课税

还有运河堤坝工程

查起来贪墨者更不知多少

不错

他们都是严党的人

不止浙江

两京一十三省还有更多这样的人

他们为什么就能够二十多年

肆行贪墨而愈贪愈烈

就是因为在他们的前面

还有更多挥霍无度之人

从大明朝开国至今

亲王 郡王 皇室 宗亲遍于天下

按照规制

一个亲王一年就要供禄米五万石

钞二万五千贯

锦缎四十匹 纻丝三百匹

绢五百匹 纱罗一千匹

冬布一千匹 夏布还要一千匹

其它各种开支更是不胜繁举

你们算过没有

一个亲王耗费国帑便如此之巨

那么多的皇室宗亲

耗费的国帑又是多少

这些皇室宗亲

宫中宦官 各级官吏

所兼并之田庄占天下之半皆不纳赋

小民百姓能耕之田不及天下之半

却要纳天下之税

这更是人人皆知

人人不言

就拿浙江而言

每年存留粮米六十二万九千石

可供给皇室宗亲府衙禄米

却要一百二十三万石

以两年存留之粮

尚不能供皇室府衙一年之禄米

北方俺答年年侵犯

东南倭寇年年肆虐危及天下

可将士的军饷粮草却要东挪西凑

这些事情

如果只参劾严嵩 参劾严世蕃

能说得过去吗 就像谭大人所言

历来参劾严党者

都因牵涉皇室反罹其祸

我看恰恰相反

就是因为他们只敢参严

不敢直言天下之大弊

才使得严党能够藏身大弊之后

肆行贪墨而不倒

天下大弊不革

倒了一个严党还会再有一个严党

严党要参 皇上要谏

致君父为尧舜 免百姓之饥寒

君为轻 社稷次之 民为重

这样的道理我不明白

为什么就不敢向皇上进言

谭大人说我偏激

这就是我的偏激

请谭大人

将我的这番话转禀赵中丞

也可以转禀裕王 徐阁老

高大人 张大人

倘若因此获罪

是我海瑞一人之罪

与你们皆无干系

我海瑞

无党

既然这样

我就不多说了

还是那句话

我谭纶举荐了你海瑞

终生不悔

刚峰兄啊 刚峰兄

你这么做

弄得我也得找人托孤了

老祖宗晨安

还点着灯干什么

熄灯 快熄灯

是不是打量着宫里有花不完的钱

有你们讨饭的日子

黑地儿里待着去

是 快

浙江到底要干什么

严嵩 徐阶 到底要干什么

要咱们五个人的头呗

杨金水已经下令抓了

尚衣监 巾帽局

还有宫里好些人

都在查办了

他们还想把事情往宫里扯

往皇上身上扯

大不了宫里这十来万人

都砍了头呗

前边在打仗

国库里又空着

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

还要这样斗啊

严阁老和小阁老他们

就算做得不像话

可现在 还得靠着他们在前边顶着

已经拿郑泌昌 何茂才他们开刀了

还要查什么毁堤淹田

查什么井上十四郎

这样赶尽杀绝

你把胡宗宪也扯进来

浙江的仗还打不打了

现在置气已经晚了

这样的供词万不能给主子呈上去

你们说该怎么办吧

干爹虑得是

像这样的供词

若是呈到主子万岁爷那儿

那便是要逼着主子下决断兴起大狱

可眼下这个时候

主子怎么能下得了这个决断呢

这样让主子作难

那我们这些人倒是真该死了

干爹 这个难咱们得担起来

他们这些个家大业大的

还不如你一个没家的人晓事啊

去把供词给我拿过来

可这事

也不能把咱们五个人全扯进去

主子将司礼监交给了我

这个难就应该由我来担

主子已经有二十一天没修手脚了

锦儿

干爹

今儿上晌

你去替主子把指甲给修了

活越细越好 好

给我腾出两个时辰

别让主子叫我

儿子这就去

不急

海瑞和王用汲审的这两份供词

我得给两个人先看看

陈公公

干爹

您还是叫我儿子吧

你是首席 平时我得尊着你点

今天我就叫你洪儿吧

儿子在

给赵贞吉的急递你立刻写

问他

将这样的供词呈上来是诚何心

等我回来再将这两份供词

一同八百里急递浙江

命赵贞吉 海瑞 王用汲重审

儿子明白

倘若干爹到时没回来

皇上问起这个事

儿子怎么回话

这几份供词

也不能全都瞒着皇上

主子要真问起来

就把赵贞吉和谭纶他们审的那两份

给皇上呈上去

那个时候我的事也该办完了

主子要问什么话

不好回答只管往我身上推就是了

干爹放心

能拖 儿子一定拖到干爹回来

打个招呼

这里的事有一个字透出去

立刻打死

儿子明自

快卯时了

立刻叫酒醋面局

找一坛嘉靖元年窖藏的花雕

搁到我轿子里我要出宫

儿子马上去办

阁老 吕公公来了

哪个公公

是吕芳 吕公公未了

吕芳怎么也学会走后门了

去去去

吕公公 严阁老

徐阁老 请坐

这坛酒是嘉靖元年的窖藏

皇上就是那年入继大统

咱家也是那年开始跟着皇上

一眨眼四十年了

皇上这四十年不容易呀

严阁老这二十年不容易呀

徐阁老入阁晚些

也有十多年了吧

都不容易

至于咱家

皇上身边一个奴婢

更不足论了

咱们三个人虽然职份不同

可喝的都是皇上的酒

是苦是甜 是甘是涩

嘴上不说 肠子明白

徐阁老

吕公公请赐教

咱家给严阁老倒了满杯

给自己倒了半杯

给您老也只倒了半杯

您老不会介意吧

严阁老是首辅

朝里的担子都靠他了

我能陪着喝个半杯已是逾份了

可宫里的担子全在吕公公肩上

不应该也只倒半杯

徐阁老说这话

那咱家

这半杯也没有资格喝了

这半杯酒敬您老

这两个半杯

加起来就是一杯

您和严阁老也是打个平手啊

吕公公这话我万难领会

倘若徐某有什么过错

皇上有何旨意

吕公公请宣旨就是

别 别这样

咱家就明说了

今儿早上来

皇上并不知道

您坐下再说

我这有两样东西

是浙江昨夜八百里加急送到宫来的

我没敢呈交皇上

请二位阁老先轮着看

看完了再说

主子 洗脚了

主子 松柏常青

松香味要起哇

主子 咱们热脚唯

好 来

主子

有昧

什么味

主子是仙体 那自然是仙味喽

好奴才

你这张巧嘴

主子名式试

合适

黄锦啊

奴婢在

古人说

腰缠十万贯 骑鹤下扬州

你们扬州有什么好

主子这是在明知故问呢

掌嘴

朕怎么是明知故问呢

不是扬州人

谁敢搓主子这双天下第一脚啊

好奴婢

你以为你这是在夸朕呢

你这是在夸你自己呢

不是夸嘴

奴婢 奴婢的老家确实是个好地方

都说天子富有四海

可是像奴婢的老家

还有南京啊 杭州啊

苏州那些天堂般的地方

主子万岁爷竟然连一处都没去过

奴婢都替主子委屈

奴婢真该掌嘴了

主子万岁爷又要管着大明的江山

又要修长生不老之道

那些地方都是他们俗人玩的

咱们万岁爷不稀罕

杭州那边最近有消息吗

听说有赵贞吉和谭纶

审郑泌昌何茂才的两份供词

司礼监正在归置呢

等归置好了便会呈奏给主子

两份供词有什么好归置的

谁在归置

今日是陈洪当值

应该是陈洪在归置

立刻把陈洪叫来

上奏吧

真如郑泌昌 何茂才所言

是严世蕃他们叫浙江毁堤淹田

还敢通倭 就应该满门抄斩

徐阁老

严阁老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证据何在

这话说得好

何茂才在口供里扯出严世蕃

又扯出了杨金水

问他证据 却说烧了

这显然是在攀扯

一个指使他的疯了

另一个指使他的又没有证据

浙江却将这样的口供呈上来

徐阁老

若皇上看了这个口供

倘若叫您老去彻查

您能查出什么来吗

没有证据谁也无法彻查

就是这句话

五月新安江发大水

九个昙堤坝坍塌

其原因

就是杭州府 淳安县 建德县

还有河道衙门贪墨了修堤公款

为了分洪

胡宗宪不得已在淳安建德决了口子

淹了一个半县

救了七个半县呐

当时就有马宁远李玄他们的供词

早已是定了案的

现在那几个人都斩了

浙江又扯出另外一个说法

扯出了严世蕃 扯出了杨金水

这都可以慢慢的查

但牵涉了胡宗宪怎么办

东南在打仗

总不成这时侯将胡宗宪也槛送京师

明白回话让倭寇把浙江全占了

此事与胡宗宪毫无关联

也无需牵扯宫里的人

要查

就查严世蕃吧

这两份供词是陪审官海瑞主审

陪审官王用汲记录

并无赵贞吉和谭纶的署名

这不正常

我赞同吕公公的说法

这样的供词万万不能呈交皇上

不只不能牵扯胡宗宪

不能牵扯杨金水

严世蕃也没有理由牵扯

司礼监内阁

应该立刻责问赵贞吉谭纶

案子怎么办成这样

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司礼监的急递

有吕公公安排

内阁的急递如果严阁老不好写

由我来写

话说到这个份上

那咱家也表个心意

严阁老几十年喝的都是一杯酒

那就是皇上这杯酒

徐阁老难一些

既要喝皇上的酒

又要喝百官的酒

两杯酒不好喝啊

咱们还是同喝皇上这杯酒吧

两位阁老都喝了吧

不回话那就不用回了

滚犊子吧

回主子万岁爷

奴婢这就回话

如实回主子的话

只是望主子体谅老祖宗

也是一片苦心

谁的老祖宗

谁家的老祖宗

我大明朝只有太祖 成祖才是老祖宗

你们哪又找来个老祖宗啦

奴婢糊涂 奴婢浑球

奴婢这就将这张臭嘴给撕了

不要装了

吕芳怎么跟你们说的

都瞒着朕在干什么

回主子万岁爷

浙江八百里加急递来几份供词

吕芳只让奴婢将谭纶赵贞吉的供词

呈给主子

还有海瑞王用汲审的那两份

他自己带着去见严嵩和徐阶了

好哇

三个人联手瞒朕了

杨金水

已经在押往京师的路上

到京以后

皇上就会审他

那时候

可能咱家

连空杯子

都没得端了

可是大明朝现在

不能没有严阁老

也不能没有徐阁老

只要二位阁老和衷共济

天下就乱不了

就算不是为了自己的身家

为了皇上

为了大明江山

二位阁老

还不愿意喝下这杯酒吗

吕芳都叫你们怎么做

回主子

吕芳叫奴婢用司礼监的急递

连同另外两份供词发回浙江

命赵贞吉另外弄两份供词

再呈给主子看

好办法

好办法

就照他说的去做

奴婢 奴婢万万不敢

朕叫你取

朕跟你说的话

你一个字也不要露出去

就按吕芳说的去做

听明白没有

奴婢遂旨

干爹

干爹

主子那边怎么样了

你们怎么都在这儿啊

回干爹

开始是黄公公伺候主子

不知为何主子问起了杭州的事

叫儿子过去

你是怎么回话的

当然照干爹吩咐回的话

主子起了疑 儿子掌嘴发誓

这才平了主子的气

你们的差也不好当啊

急递写好了吗

写好了

干爹您看看还要不要再改一改

你写的自然不会错

3张塔罗牌预测你的未来运势!超准!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爱情的22个真相(看了有点想乱搞)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uisaijin.com ©2017 智周风物

智周风物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