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周风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名言 >

抗倭风云(第二十一回)

2019-07-10来源:安卓网

第二十一回  双管齐下深山藏伏兵    技高一筹神尼胜魔煞

                            

小化子指着石臼说:“你们将石臼揭起来看看吧!”众豪客自是好奇心大起,轰然喊道:“快揭!快揭!”

    石井垣只好命西村星与荻摩出力。石臼揭了过来,众人齐齐地了一声,原来,那一碗水已凝成硬梆梆的一碗冰!

    小化子见众人惊奇,不由地咧嘴笑笑,露出了状如编贝的牙齿。他说:来,请再把石臼翻过来,将这碗冰盖上。

    西村星和荻摩见小化子果然功力出奇,这次乖乖地走了过来,抬起石臼将冰碗盖好。

    小化子伸出左手,掌心按在石臼底上,大约又是半盏茶时间。小化子收起手掌,说道:将石臼翻过来!

    不等石井垣吩咐,西村星与荻摩早已走上前来,将石臼翻了过来。场上又是齐齐地一声惊呼,只见一碗冰块已化作一碗开水,兀自不停地翻滚沸腾呢!

    石井垣看在眼里,惊在心里,暗自思忖,一个年纪至多十七八岁的小化子竟怀有绝世神功,自己倒是看走眼了。石井垣听说过,日本《天照玄经》中记载过一种阴阳两仪神功,逆用至阴至寒,可以化水成冰,正用至刚至热,可以化水成汽。难道这小化子用的是这种神功吗?场上众人更是惊异至极,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不少人说:这场内功比试,当数小化子第一。

    正当石井垣暗暗思忖与群豪议论之时,小化子高声道:你们评一评,这内功比试究竟谁是第一?

    石井垣毫不犹豫地道:要我看,小兄弟的内功第一,不知在场诸位看法如何?

    众人中有人喊道:小兄弟第一!,有的说:小丐侠第一!,也有叫嚷:小化子第一!

    石井垣点头道:内功比试,小兄弟第一!全场热烈地拍起掌来。

    小化子道:那好极了,请把三百两银子拿来!

    石井垣便命西村星和荻摩将总共一千两银子的奖金取来。石井垣朗声对众人说:诸位,起初我宣布通过比试,选出第一、二、三名;但现在看来,轻功、刀剑技击和内功三个方面各有所长,只好从这三个方面来排出名次,所以,我建议这三个方面各选出一名优胜。轻功优胜者是诸葛飞飞先生;内功优胜者是这位小兄弟。说到这里,石井垣问道:小兄弟,请问尊姓大名?

    小化子头一仰道:姓英名智,别人叫我英智。

    石井垣接下去道:内功优胜者是英智兄弟。至于刀剑拳脚,我想是秦沂秦大侠与大岛今先生并列第一,大家赞成不赞成?

    众人齐声表示赞成。下一步是一千两银子如何分配?石井垣眉头一皱,有了主意。他说:奖金总共一千两银子,我的意见轻功与内功优胜者各三百两,刀剑技击两个优胜者,分享四百两银子,即每人二百两银子,大家以为如何?

    众人又异口同声表示这样分配公平合理。

    小化子英智见石井垣已将一千两银子分配停当,便要过一份三百两银子。不知他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只口袋,将银子装了进去,向后退了三步,身转一周,连声说

多谢了!多谢了!双足一蹬,便纵身飞起。带着沉甸甸的银两,竟然一纵便

上了树梢,双足一借力,又纵出七八丈,刹时间就无影无踪了。

 

    众人对小化子的轻功也不禁啧啧称赞,连雪飘飘诸葛飞飞也心想,要是这小化子也来参加轻功比试,自己这个轻功比试优胜者恐怕也保不住了。

 

    石井垣原打算发完奖后,将小化子英智留下好好盘问一下,一是这个人如此眼熟,有必要弄个水落石出;二是此人年纪轻轻,内功修为已如此高深,应当收为己用,不然,如为对方所用,便平添一个劲敌。谁知这个小化子倏来忽去,竟在刹那之间跑得无影无踪。人跑了,也没有办法,只好以后再说。

 

    石井垣花去整整一天功夫,总算选出了几名高手,准备参加始信峰顶的决战。虽然,内功优胜者跑掉了,但自己可以顶上去,所以倒也不十分犯愁。其实,石井垣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对黄山始信峰决战的安排只是一个方面,而且只是一个次要的方面;更重要的是他秘密进行的准备,即在浙西北天目山内对来自东瀛的两名武士以及他暗中招募的江西三清山玉京寨和浙江天台山白华顶的头领及喽罗的训练和安排。

 

    这来自东瀛的两名武士原是两兄弟,哥哥叫本田太郎,弟弟叫本田次郎。他们的父亲是细川次郎的得力家将,他们自幼与细川英一起长大,也是细川英的金兰兄弟。因此,细川英曾传授过他们部分《天照玄经》的武功。

 

    这两个人年轻英俊,武功出众,原来跟随在细川英左右须臾不离。只是因为石井垣在中国向红叶山庄段干云天寻仇一事进展不力,劳而无功,细川英就派出这兄弟俩前来帮助石井垣。

 

    本田太郎善使一条链子枪。由百炼精铁铸就的铁链和尖刃,缠、扣、锁、打、点、刺各种功能俱全。链子枪在本田太郎手中使来,矫夭腾跃,活象一条灵蛇。在东瀛举行的一次比武大会上,本田太郎凭着这条链子枪一连击败了十二名好手,获得了东瀛武神的美称。本田次郎不用兵器,全凭一双肉掌对敌。他从《天照玄经》中领悟出一种特异功夫,叫做铁肢功,只要将一身真气凝聚起来,运向四肢,立刻使四肢坚硬如钢,遇到差一点的兵刃一抓就断。本田次郎在细川英遭遇的一次伏击战中,施展铁肢功,铁手抓断了五柄长刀,三根棍棒,铁脚踢毙六名敌手,获得了铁肢将军的称号。

 

    这两人来到中国,石井垣心中又是惭愧又是高兴。惭愧的是年来费尽九牛二虎

 

之力,为故主细川次郎将军报仇之事可以说毫无进展;高兴的是,小主人细川英派

 

来的这两人武艺高强,确是有力帮手。

 

    通过多次与岫云谷打交道,石井垣已深知中华武林人才济济,武功杰出之士甚多。没有足够的实力是难以应付的。对于本田兄弟二人,石井垣不打算让他们很快就曝光,而是让他们暂时藏匿下来,在敌人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打出这两张牌。

 

    另外,石井垣也深感实力不足,所以,他不惜重金,收买了江西三清山玉京寨的金眼狻猊李云飞和他手下的二十多名喽罗,收买了浙东天台山白华顶云中鹤韩玄和他的十多名同伙。

 

    三清山在江西省东部,是江西有名的风景名胜。那里山势不算高峻,但山石嵯峨峥嵘、草树蓊郁丰茂,所以成了强人啸聚之地。三清山的主峰玉京峰下有一个玉京寨,原先是一座尼庵,后来因香火冷落,尼僧他去,便被金眼狻猊李云飞为首的二十多个强人占领,并打出了玉京寨的旗号。

 

    这金眼狻猊李云飞天生一对黄眼珠子,金光闪烁,加上力大无穷,脾气急躁,所以人称金眼狻猊。他武功却也了得,幼时曾在深山古庙中向一老僧学过武艺,长大后,自己苦练,一对判官笔使得神出鬼没,招式无双,十分娴熟;远近黑道绿林好汉都让他三分。石井垣花了数千两白银,卑辞厚礼,说动了他们一伙,加入了石井垣的行列。

 

    天台山是浙东的名山,白华顶是天台山的主峰。峰下有著名的隋代古刹国清寺,是善男信女们的朝圣之地。可是,就在国清寺后山之中就啸聚着一伙强人,头子叫云中鹤韩玄。这韩玄出生于书香门第,生得斯斯文文,一表人材。幼时曾被一位江湖艺人收为徒弟,倾囊传授了一身武艺。怎奈这韩玄不求上进,自甘下流,平时招揽了一班浮浪子弟、寻花问柳、走马斗鸡,很快便将偌大一片祖传家产挥霍殆尽。他只得带领十来个弟兄上了白华顶结草为庐,开山立寨,做起无本钱生意。云中鹤韩玄使一根千年古藤棍,不用时可缠在腰间,使用时只消运力一抖,便挺直成为一条短棍。韩玄将短棍施展开来,十来个大汉也近不了他的身。这一伙人,也是石井垣花了重金聘下山来的。

 

    石井垣在黄山太平村主持了兢技比武之后,便悄悄来到浙西天目山,把本田太郎、次郎兄弟、金眼狻猊李云飞、云中鹤韩玄及他们数十名部下集中在一起。

 

    这天目山有东天目与西天目两峰,两峰相距不远。石井垣就在两峰之间的一所破旧寺院(宝林禅院)安置这一群绿林豪客。石井垣买通了留守禅院的两名僧人,每

 

天用好酒好肉招待本田等人。石井垣对他们说:你们现在的任务是隐藏起来,在

 

端午节之前不得出山,在山内不得扰民。其余一概自由。

 

    这群绿林豪客反正只要有吃有喝,甚至有女人作陪,出不出山并不在乎。只是这样一来,一个清静禅院顿时成了歌馆娼院。

 

    石井垣将本田兄弟、李云飞和韩玄悄悄地找在一起,他说:你们且自在这宝林禅院栖身,千万不要外出,以免引起外人注意。端午节前数天,我会派人送来我亲笔写的信函,你们必须严格按照我写的要求去办。事成之后,将有重酬。说完,石井垣留下三千两银子作为这一伙人花费之用。这四人自然满心欢喜,在天目山内待命不提。

 

 

 

    十数天过去,青衫客黄鸿与金银鞭萧涧已将修水柳庄的大力神柳长禹(偕康瑶君)、金陵栖霞山房的九天飞龙迟阳、杭州清湖居的小诸葛孔超群、庐山莲花庵池莲师太(偕柳青青)、普陀山问心庵曼如神尼(偕段干长虹)以及因皇甫秋水外出而派出的天雄堡代表皇甫宇等全部请到九华山岫云谷。岫云谷总管小神龙杜双全忙里忙外,很快将来宾们安排停当。趁此机会,小一辈的英侠,除段干长风尚远在川西摩天崖之外,玉萧客段干长松、绿衣女侠萧韵竹、紫电剑崔蝶儿、俏罗刹康瑶君、莲慧女侠柳青青以及皇甫宇、百里峰等欢聚一起。年轻人相见,格外兴奋,他们互道别后短长,江湖经历,真是欢喜万分、热闹已极。

 

    不过,青衫客黄鸿、金银鞭萧涧等老一辈人物可不像年轻人那样轻松。他们见面之后,黄鸿把石井垣近来的活动,包括派遣使者到岫云谷公开约战的经过作了详细说明。对此,他们进行了热烈的议论。

 

    大力神柳长禹第一个发言,他说:我完全同意与石井垣一伙在始信峰顶决战,我们应当好好准备一下,到时候将这伙人一鼓成擒,不留后患。

 

    九天飞龙迟阳点头道:柳老英雄说得对,到时一定要把作恶多端的石井垣宰了,以免他继续害人。

 

    池莲师太合掌道:善哉,我也同意要作好准备,不过不必大开杀戒,如可能,可以把石井垣一伙的武功废去,让他们做个普通人,就不能如此为恶了!

 

    萧涧笑道:师太慈悲为怀,但动起手来,恐怕很难做到不流血、不开杀戒呢!除非你师太多用几枚飞蚊醉针将人麻醉才行。

 

    池莲师太笑道:必要时,多用几枚飞蚊醉针也可以,就怕石井垣这厮有罡气护体,醉针射不中他。

 

    曼如神尼插嘴道:师姐慈悲心肠是一方面,就怕如黄大侠所分析的,石井垣还有另一手安排呢!

 

    小诸葛孔超群也说:曼如师太说得有理,根据石井垣这厮的一贯作为,可以说诡计多端,他不可能如此孤注一掷,将人马全部调到黄山始信峰上与我们厮拼的。

 

    萧涧插话说:也许石井垣自持电漩寒月刀罡赤阳火龙掌无人能敌,也可能他新近从东瀛召来了什么能人,有把握与我们决一胜负?

 

    孔超群接着说:萧大侠的分析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据我的看法,即使石井垣自持武功高强,已有制胜把握,按他的性格,他也一定会安排后着,作为万全之计。

 

    黄鸿在一旁安静地倾听众人的议论,心里也不断地思量。忽然,岫云谷管家智秀士萧胜进来说:根据放出去的眼线带回来的最新消息说,石井垣在黄山北部的太平村,主持了有漠北四煞、龙虎会四天魔以及三五名东瀛武士参加的兢技比武,目的是选拔参加黄山始信峰上决战的三名选手;眼线还专门提到,内功比试时突然冒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化子,他左手化水成冰,右手化冰成汽,神功惊人。

 

    说到这里,黄鸿问:那小化子是从哪里来的?

 

    萧胜道:我向眼线查问了,眼线说,看起来石井垣以及场上所有的人都不认识这个小化子,而且小化子在内功比试中获胜,领取了三百两银子奖金后,突然不告而别,跑掉了。

 

    众人都感到十分奇怪。黄鸿思索了一会道:这个小化子是友是敌,现在情况不明,很难推断。但是,小化子决非等闲之辈,我们必须要给予足够重视。下面,还是请孔大侠继续说下去。

 

    小诸葛孔超群继续说道:刚才带回的消息表明,石井垣确实在为黄山始信峰决战做准备,但有一点是可疑的,他为什么公开地举行兢技比武来选拔参战选手?这样做,选出来的人也就公开了,有利于我们采取对策。我想,石井垣决不会是疏忽,而是有意这样做。

 

    黄鸿听到这里,暗自点头,心里想,孔超群不愧有小诸葛之称,心思缜密。将来有些事倒可以请他代劳。

 

    曼如神尼道:孔施主言之成理。这说明,石井垣除了准备参加黄山始信峰顶的决战外,还有别的意图。

 

    众人一齐点头表示赞同。

 

    孔超群又说:所以,眼前我们必须先做两件事,一是要考虑一下我方参战的选手;二是要推测石井垣暗底下作的准备是什么。

 

    黄鸿插嘴道:孔大侠说的是,孔大侠是不是可以说得具体一点呢?

 

    孔超群笑道:黄大侠智珠在握,一定胸有成竹。既然要我说,我就说几句,反正有你运筹帷幄,总揽全局,我说的不对,你就纠正好了。

 

    接着孔超群说,关于参战人的选择,没有必要象石井垣那样组织比武兢技,原则上应根据对方出场的人来确定我方人选。总的看,从老一辈的人里选择更好一些。关于石井垣暗底下的安排问题,孔超群表示,他正在思考,将在下面与黄鸿交换意见,原则是针锋相对,将计就计。

 

    黄鸿听着孔超群的讲话频频点头。孔超群说完后,黄鸿又问道:诸位还有什么要说的?

 

    众人表示,同意小诸葛孔超群的意见。请黄鸿最后拿主意。黄鸿根据众人所言,归纳出三点,他说:一是请诸位做好准备,端午节前三天全部来到九华山岫云谷,从九华山到黄山路途非遥,前往方便。二是诸位英雄可以带上一两名弟子,既可以助威,又可以让弟子们开开眼界。三是诸位回去后可将这里的安排向本庄上下作个说明,反正始信峰巅的决战是公开的,乐得气派大一点,上下齐心,同仇敌慨。至于由谁参战,我想到了始信峰上,待对方选手出场后,我们再视情况而定。好在诸位的专长功力我都了解。

 

    第二天,各人便陆续返回,黄鸿悄悄地留下了小诸葛孔超群。两人在萧家大院后院的一座竹亭中又进行了商议。

 

    黄鸿问道:“孔大侠,你以为石井垣在始信峰决战之外,还会有什么暗底下的安排?”

 

    孔超群道:“石井垣原是智力过人,要猜到他的暗中安排并非易事。不过,也不是绝对不能猜到。我们俩学一学三国演义中诸葛亮与周瑜关于利用长江天堑进攻曹营筹划计谋的办法,各自用纸写下来如何?”

 

    黄鸿哈哈大笑道:“孔大侠好有趣!就这样吧。”

 

    黄鸿立即命人送来文房四宝,两人各自在纸上写下了几句话。写完后,同时将手伸了出来。

 

    小诸葛孔超群写的是:

 

    “明修栈道示人,暗渡陈仓出奇;

 

    谨防调虎离山,何妨将计就计。”

 

    下边还有小字注释:始信峰上决战之时,石井垣当有偷袭之举,望先生注意。

 

    青衫客黄鸿写的是:

 

    “明枪暗箭,声东击西;

 

    兵分两路,方可无虞。”

 

    下边同样有一行小字:始信峰顶决战乃公开之举,背后定有奇兵,事先应早作调遣。

 

    两人看罢,相视而笑,果然英雄所见略同!不过,两人虽然都认为石井垣一方面约战始信峰,把众人的注意力引向决战之地,暗底里会另行安排,对己方的驻地偷袭;但是究竟打算偷袭何方,谁也没有说。这正是一个至关紧要的问题,如果估计错了,防备失误,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孔超群站起身来向黄鸿告辞道:“关于石井垣可能偷袭的地点,兹事重大,就偏劳黄大侠了。黄大侠如有差遣,我清湖居愿尽力效劳。”

 

    孔超群走了后,黄鸿一人在书房内苦苦思索,最后,他下了决心,立即取过笔砚纸墨,挥毫写下一书函,随即命人把百里峰唤来。

 

    百里峰来到书房,师徒见礼之后坐下。黄鸿道:“峰儿,为准备黄山始信峰顶的决战,为师这里有一封书函给你。你带回房内独自拆看,并按我在上面写的要求一一去办。你办的事情,在决战之前,谁也不能告诉。有事可与我单独联系。”

 

    百里峰点头称是,收好了书函。黄鸿又问:“你近来功夫进展如何?为师忙于应付石井垣约战之事,近来也没有时间过问你。”

 

    百里峰道:“师父放心。我近来主要练习紫清神功,自觉很有进展。另外,萧大侠送了我一把青钢剑,让我作练剑之用,主要练习雁荡剑法和池莲师太的莲慧剑法。”

 

    黄鸿微笑道:“你的内功根底已经打好,自己努力就可以了。至于剑法,雁荡剑法与莲慧剑法用以对付江湖上一般高手已经足够,但遇到顶尖好手或高明武功,包括石井垣的电漩寒月刀罡,恐怕还不能对抗。所以,将来能找到你父亲百里仁大侠所创的‘太乙分光剑法’那就好了。另外,你没有一把好剑也不行,紫电剑你已送给了崔蝶儿,看来我无论如何要早点为你炼一把好剑才是。”

 

    黄鸿说起了百里仁,百里峰不由地心驰神往,他对黄鸿说:“师父,等到始信峰顶决战事了,我踏遍黄山,总要找到父亲的踪迹。”

 

    黄鸿脸带微笑而默然无语。微笑是不忍给眼前这个朝气蓬勃的青年泼冷水;默然无语是不知道百里仁是否还在人间。

 

    师徒又随便聊了一阵。看到百里峰对自己那种依依不舍的孺慕之情,黄鸿感到又是欣慰,又是歉疚。有幸收了佳弟子,却又没有时间来培育,他暗自轻轻叹了口气。

 

    百里峰告别师父后,便回到房间拆看黄鸿留下的书函,接着收拾行装。第二天一早,百里峰告别萧涧、黄鸿及段干长松、崔蝶儿和萧韵竹,离开九华山岫云谷而去。

 

 

    光阴似水,岁月如流。黄山始信峰顶决战之期已经到来。这黄山始信峰位于黄山的东北部,是黄山的一个著名景点。据说,古时候有个旅行家抱着对黄山之美怀疑的态度来游山,来到这里始信黄山确实美丽,故名始信峰。这里,岩秀石怪,奇松林立,三面临空,悬崖千仞,形势险绝。始信峰边上更有石笋峰、上升峰左右陪衬,构成三足鼎立之格局。

 

    石井垣率领龙虎会四天魔、漠北四煞、大岛今、高桥本以及西村星、荻摩二童等十多位好汉在期前三天已登上始信峰。他们在峰顶空地的东西两侧盖起了两排茅棚,又在空地上划好白线;他还不惜花费大力,在石笋峰与上升峰之间架起了一道绳索。

 

    到了端午节前一天,黄鸿、萧涧率领大力神柳长禹、曼如神尼、池莲师太、小诸葛孔超群、九天飞龙迟阳以及小一辈的英侠段干长松、崔蝶儿、皇甫宇等登上始信峰顶;萧韵竹、柳青青、康瑶君段干长虹等分别留守岫云谷、莲花庵、柳庄和问心庵等处,段干长风远在川西,百里峰另有他事。

 

    双方在山顶以礼相见之后,黄鸿等人退向西边茅棚坐下,石井垣等人回到东边茅棚之内。

 

    黄鸿放眼向东棚看去,石井垣那边漠北四煞、龙虎会四天魔及大岛今等一人不少;他特别留神寻找那个小化子,但没有发现踪影。

 

    石井垣的眼光不断地向西棚扫视,他从黄鸿、萧涧、柳长禹、曼如、池莲、迟阳、孔超群一个个看过去,老一辈一个不缺,心头暗喜;再看小一辈的,只缺萧韵竹、柳青青、康瑶君、段干长虹等人,心中一盘算,这些人可能都留守在住地。石井垣知道段干长风在川西摩天崖未回,但他不了解百里峰,只听说黄鸿有个关门弟子,还是个年轻的孩子。

 

    石井垣见此阵势,心中一宽,便故作大方地说:“黄大侠,我们都恪守战书的约定,请您先提出意见,这三场比试如何进行?”

 

    黄鸿笑笑道:“还是请你划下道来。你看,”黄鸿手指石笋峰与上升峰之间的绳索和地上的白线道:“你们已经作了准备,我们一定奉陪。”

 

    石井垣便道:“既然如此,我先说。第一场比试轻功,两边各出一人,在这两峰之间的绳索上较技,使拳脚,用武器都可以,哪位先从绳索上落下,那位就算输了。第二场比试刀剑,双方选手站在茅棚之间的场子里,地上已画有九丈见方的白线,哪位受了伤,或被逼出了白线,那位就算输。第三场比试内功,场地上画有两个相距二丈的圆圈,比试双方各站一个圆圈,各用内功逼迫对方离开圈子,哪位先离开圈子,那位就输。黄大侠,你看这样比试,行不行?”

 

    平心而论,这样的比法还是公平合理的。石井垣唯一取巧之处是他先发制于人,他预定的方案,事先有更充分的考虑和准备。

 

    黄鸿听完了石井垣的意见,笑了笑道:“就照你所说的比吧!”

 

    石井垣心中暗喜,他见黄鸿欣然同意,说明黄鸿他们全力以赴投入比试,他的另一手安排便有成功的希望。

 

    接着,石井垣朗声宣布:“比试现在开始。第一场比试轻功,请两边选手登上石笋峰与上升峰之间的绳索,各凭本领,让对方落下绳索。先从绳索上落下者为输。

 

    石井垣说毕,东茅棚里走出一个细高个子,西茅棚里众人一看,是龙虎会四天魔中雪飘飘诸葛飞飞。黄鸿知道诸葛飞飞武功不算高明,轻功却是十分了得。他心中略略盘算,就向曼如神尼走去,向她耳边低语几句。曼如师太点头微笑,站起身来,整整衣襟,从西边茅棚缓缓走出来。

 

    诸葛飞飞见对方出来一个女尼,心中不禁一宽,在他以为,黄鸿一伙人中,无名禅师与段干长风的轻功最高,其余人都不足惧。但是,石井垣一看之下,心中却是大惊,因为他看到曼如师太脚下,一双尼鞋根本没有踩实地面,而是蹑空凌虚,离地面有两三分的距离。当然,只有象石井垣这样的高手才看得清楚。到了此时,石井垣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让诸葛飞飞去比,反正他醉翁之意不在酒,还有别的安排。

 

    诸葛飞飞与曼如师太双双飞掠而起,一左一右,轻飘飘地落到了石笋峰与上升峰之间的绳索之上。上得绳来,两人同时向下望去,只见千丈深渊,跌下去便是粉身碎骨。偶有山风吹过,绳索两端的松树随风摇摆,致使绳索幌动不已,更增添了几分惊险。

 

    诸葛飞飞定心宁神,气凝丹田,稳稳地站在绳索之上,他向曼如师太望去,只见她双手合什,单足踩绳,宝相庄严,神闲气定。始信峰顶观战诸人望去,俩人身在空中,犹如飘渺飞仙一般。

 

    诸葛飞飞忽地身子一倒,双手抓住绳索,用劲一拽,绳索剧烈振荡起来。诸葛飞飞的用意是要把曼如师太从绳索之上震落下去,曼如师太不慌不忙,提起一口真气,借着绳索振荡之势,身子轻轻飘起,然后又悠悠飘落,一上一下与绳索振荡的节律完全合拍,仍然稳稳地站立在绳索之上。

 

    诸葛飞飞见此举无效,身子一个翻卷,骑到了绳索之上,随即在绳子上连续转动,使绳索摇晃不停。好个曼如师太,双手平平伸开,随着诸葛飞飞身子翻动的节拍,在绳索上一纵一跳,如同跳舞一般,双脚却始终不离绳索。诸葛飞飞接连翻滚了十多圈,已是满头汗水,曼如师太却是神态自若,脸不改色。

 

    诸葛飞飞两次努力无功,不由地心中焦躁起来。他双手一用劲,身子腾空向前,向曼如师太击出一掌。他原意是趁曼如师太躲闪之时再踢出一脚,将曼如师太踢下绳索。谁知他一拳击出,眼前一花,已不见了曼如师太的踪影。原来曼如师太竟然飘身飞开,越过他的头顶,稳稳地落到他的身后。诸葛飞飞身形未稳,曼如师太已拍出一掌,掌风涌到,诸葛飞飞向前便倒。始信峰顶的众人不由地惊呼起来。眼看诸葛飞飞要堕入万丈深渊之中,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曼如师太是佛门弟子,不肯妄开杀戒,她身子忽地往下一倒,头下脚上,双足钩住了绳索,伸出右手,一把抓住诸葛飞飞的腰带,运足臂力,将诸葛飞飞向始信峰顶掷了出去。好个诸葛飞飞,毕竟轻功卓绝,临危不乱,借着一掷之势,提起一口真气,在空中连翻两个跟头,轻轻地落到峰顶茅棚之前。

 

    兔起鹘落的几下,看得峰顶诸人屏住了呼吸,直到诸葛飞飞落了地,众人才算长长地吐了口气。举目看时,曼如师太素衣缟袂,如白羽凌空,飘飘而下,掠回峰顶。

 

    诸葛飞飞惊魂乍定,满面通红,暗中对曼如师太生出感激之情。他向石井垣举手为礼,讪讪地回到东棚里。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uisaijin.com/mingyan/18118.html
(本文来自智周风物整合文章:http://www.suisaijin.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uisaijin.com ©2017 智周风物

智周风物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