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周风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名言 >

抗倭风云(第二十二回)

2019-07-10来源:白金财经网

 

             第二十二回  顶峰决战旗鼓相当   谷中厮杀各出奇兵

                        

 

    且说黄山始信峰顶的决战,头一场轻功比试,曼如神尼胜了龙虎会四天魔中四魔雪飘飘诸葛飞飞。石井垣无奈,只得宣布第二场比试开始。

    东棚里出来的是秃发矮个子、东瀛武士大岛今。黄鸿这边很多人都见过大岛今,他曾与高桥本到过九华山岫云谷下过战书。别看大岛今个子不高,却是气度不凡,神威十足,双眼目光炯炯;他手持一柄百炼精钢铸成的长弯刀,映日生辉、寒气森森。

    黄鸿一见大岛今出场,知道此人武功不弱,他想了想,走到九天飞龙迟阳身旁,附耳低语两句,迟阳便站起身来,走出西棚。

    九天飞龙迟阳也是五短身材,紫膛脸皮,神威凛凛,往场中间一站,宛如一座铁像。他向大岛今颔首微笑,可是手中却是空空。

    两人都走进白线之内,大岛今问道:“朋友,你使什么兵器?”

    迟阳伸手向腰间一摸,手上已多了一根长达一丈二尺的蛟筋软鞭,软鞭向空中一甩,“啪”地一声脆响,他笑笑朝大岛今回话:“我使软鞭。”

    大岛今不再多话,挥刀便砍,一道寒光直奔迟阳面门;迟阳觉得有丝丝寒气逼来,知道大岛今刀上功夫不弱,不敢大意,一个侧身躲开,右手运力挥动长鞭向大岛今腰间缠去;大岛今用力一格,感到劲力沉重,也不敢怠慢,立即身形一矮,使展出“滚地蛟龙”刀法,贴地一团寒光,向迟阳冲去。

    迟阳一纵拔起七尺,躲过刀光,回手一鞭运足八成功力,向刀光击去;长鞭与刀光相接,只听见“劈劈啪啪”之声连响,犹如新春花炮一般。鞭势兀自阻挡不住滚刀之势,寒光依然滚将过来,迟阳只得再次纵起。这样一连数次,都是劳而无功,不由心中焦急。迟阳深感,用长鞭击去,如同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嘴。忽地,他灵机一动,等到寒光滚来,倏地侧身闪开,然后将长鞭贴地扫去;待寒光滚上鞭身,他猛一运劲,鞭梢弯将过来,光团被裹住;如同“抱球”一般;迟阳趁势一挥,光团被甩向空中;他再狠狠往地下一挥,光团便被甩到地上。

    这一招果然灵验。光团被甩向地面,寒光立即敛去,大岛今露出身形。不过,大岛今并无损伤,他长刀一挥,身子一矮,依然化成一团光影,贴地向迟阳扑来。迟阳只好重蹈故辙,鞭梢“抱球”“甩球”。两人如此这般相持了十七八回合,都已累得气喘嘘嘘,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一会儿大岛今再次舞动长刀,滚起一道光影向九天飞龙迟阳扑去,迟阳只好如法炮制,鞭梢贴地,待光团滚上鞭梢,猛然将“光球”卷在空中。正当迟阳欲将“光球”往地下甩时,忽觉鞭上一震,光团竟迎面滚来,他大吃一惊,慌忙躲闪,已是不及,“嘶”的一声,左肩衣袖被划开一条三四寸长的口子,好在尚未伤及皮肉。至此,迟阳只好认输。

    第二场比试是大岛今获胜,这样双方各胜一场,扳成平局。石井垣接着宣布:“第三场比试开始,比试内功。”

    这是最后一场比试。这场比试的结果将决定红叶山庄段干家族的命运。从刚才两场比试的惊险程度看,第三场比试恐怕还要艰难,双方都捏着一把汗。因此,比试场上静悄悄的,气氛有点紧张。包括石井垣本人在内,虽然他另有所谋,但这场比试输了,毕竟是件难堪的事,而且,这时的石井垣也确实在焦急不安,按照他的部署,他暗底下派往九华山岫云谷的人应当送消息来了。从九华山岫云谷至黄山始信峰,走山间小道只不过百把里地,施展轻功行来,大约两三个时辰即可到达。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音讯全无。

    这时,西棚里走出来一人,正是青衫客黄鸿。他青衫飘飘,神态从容,缓步走进场地上西边的那个圆圈之中,然后朗声问道:“请问石井垣先生,你们哪位下场?”

    石井垣听到黄鸿叫阵,再也顾不得忧虑九华山岫云谷的事了,应声道:“既是黄大侠亲自赐教,那我只好奉陪了。”说毕,也大大方方跨进了东边的那个圆圈。比试双方都是主帅亲自临场,两边观者都兴奋起来。东西棚内的豪杰英雄瞪大了眼睛,等着瞧一场惊心动魄的比斗。

    黄鸿与石井垣分别站在圆圈内,黄鸿问:“石井先生,咱们怎样比呢?”

    石井垣道:“我想也不一定要有什么规定,你我尽管施展手段,只要把对方逼出圈外就算赢,谁先出了圈谁就输,如何?”

    黄鸿笑道:“那你就请吧!”

    石井垣说声“好”,两袖一挥,立即卷起一股劲风直向黄鸿涌去。

    黄鸿神色自若,他伸出右掌,向着石井垣方向轻轻一按,那阵劲风像是在半途遇到阻挡,忽地四散开来。劲气冲向地面,地面上飞沙走石;劲气涌向西侧,西侧的大树如受巨风,倒向了一边,树叶纷纷飞落。

    石井垣衣袖连挥,暗中将功力加到十成。这时,劲风如吼,劲气呼啸,排山倒海地向黄鸿压去。

    黄鸿一脸庄重之色,他双手举在胸前,掌心向外连推了三下,从掌心里射出一股目力几不能辨的白气,在身前三尺处筑起了一股气墙。别看这样一堵气墙,那呼啸而来的劲风竟无法逾越。此时以黄鸿身前三尺之处为界,仿佛形成了两个世界;一边风涛如怒,恶浪翻滚,一边天日晴和,浪静风平。

    这样相持了盏茶时光,竟是势均力敌,难分轩轾。黄鸿与石井垣只得各自收功,这场比试第一回合不分胜负。

    石井垣见第一回合不能取胜,未免有点着急,他心中更惦念着九华山岫云谷那边的情况。只见他双掌一竖,凝神运气,刹那间双掌变得朱红如火。

    东棚里的豪客大都在始信峰山腰见过石井垣表演神功,他们一见石井垣双掌变红,不由地脱口而出“火龙赤阳掌”!黄鸿耳朵极灵,听到东棚豪客的那声“火龙赤阳掌”,心中便有了数;他知道这“火龙赤阳掌”非同小可,立即运气三周天,凝聚起一股真气,密布全身各道大穴(防止“火龙赤阳掌”的火毒侵入),同时,提起一股柔和的清凉之气护住心脏。

    石井垣的掌心突然射出一道光灿灿的红色“火流”,挟着“噼噼啪啪”的爆裂之声,直向黄鸿奔来。这道“火流”竟似活的一般,到了黄鸿身前,因直攻不进,便绕着黄鸿身躯缓缓地转了三圈,“火流”绕身之际,黄鸿脸色庄重,双目垂帘,头上隐隐冒出蒙蒙白雾。

    火流”忽地敛去,石井垣脸上显出疲惫之色,显然使用这种“火龙赤阳掌”颇耗功力。“火流”过去,黄鸿才睁开眼来,脸上复又露出笑容。要知道,石井垣的“火龙赤阳掌”已有八九成火候,这次又是运足十成功力发出的,可以说是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石井垣满以为“火流”一到黄鸿身上,黄鸿就是不“中火”而毙,起码也要重伤。然而,对方居然丝毫无损。石井垣心中之震惊不可言喻。但是,石井垣他不知道,对黄鸿来说,也是一次惊险的经历,黄鸿暗自庆幸没有轻视这“火龙赤阳掌”,事先运足十二成功力加以防备;饶是如此,“火流”绕身之际,直觉得体内血脉欲沸,身上如万针攒刺,几乎忍受不住。幸而凭着他数十年的修为,以一股内家清凉真气护住了心脉,才保无虞。经此一来,黄鸿也不得不佩服石井垣功力之深,深深体会到《天照玄经》的深奥玄秘。

    第二个回合下来,依然是个平局。由于前两个回合都是石井垣先攻,这一回合该由黄鸿主攻了。正当黄鸿运起八成神功,凝势欲发之时,忽然从始信峰下气喘吁吁上来一人,他不管石井垣正在比试,迳自跑到石井垣身边附耳低语。石井垣听那人说了几句后,脸色大变。他向黄鸿拱拱手道:“黄大侠神功盖世,我石井垣十分佩服。我们这次比试前两场是平局,这一场又平了两个回合,看来一时之间也难以分出胜负;现在我有急事要处理,我们改日再决雌雄如何?”

    黄鸿见此状况,料知是百里峰在岫云谷已经得手,心中暗喜;他想了想,照今天的比试情况看,要取胜确也不易,改日决战未尝不可。心里如是想,嘴上却道:“石井先生,你三个月前派人下书约战,大家好不容易齐集始信峰顶,来!来!来!我们还是拼完这一回合吧!”说着,作势欲攻。

    石井垣慌忙摇手道:“黄大侠,我确有急如星火之事,今日恕不奉陪!”说完,不容分说,向东棚内众豪客一声断喝:“咱们快走!”刹时间,十几条人影掠出茅棚,下峰去了。

    黄鸿望着石井垣一伙匆匆离去,不禁长长出了口气,向西棚内众英雄说道:“好险!”众人不明所以,忙问:“黄大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黄鸿如此这般向众人说了一遍,众人才恍然大悟。萧涧则感到后怕,要是没有黄鸿运筹帷幄,调兵遣将,他的庄园决难幸免,岫云谷也必将毁于一旦。

    原来,黄鸿在石井垣派了大岛今、高桥本下战书约战始信峰时,已经怀疑到石井垣可能另有图谋。后来,他和小诸葛孔超群两人密议,果然所见略同,他们一致认定石井垣必然在始信峰决战之时,会安排力量偷袭,正所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偷袭的地点可能会是岫云谷、柳庄、清湖居、栖霞山房、问心庵或莲花庵等,但究竟是哪儿,当时两人尚不能确定。孔超群回清湖居之后,黄鸿经过周密思虑,他想到了岫云谷。岫云谷有萧涧的一家老小,特别是萧涧的母亲萧老夫人是最好的人质。黄鸿不动声色地将一班老少英侠带上始信峰顶,暗地里,他又授计百里峰,让百里峰按照他的指令四处邀人。因为石井垣一伙对百里峰根本不熟悉,始信峰顶缺少百里峰不会引起任何怀疑。

    百里峰根据黄鸿的安排,他首先来到苏州灵岩山下的青竹坞拜见坞主八臂哪吒俞志杰,也即普陀山问心庵主曼如神尼的兄长;传达了黄鸿的意思,然后他又去金陵栖霞山房请到了总管赛温候郝如意,去江西修水柳庄请到了神童柳平。以八臂哪吒俞志杰为首,众人在青竹坞聚齐,商议在始信峰决战之前赶到九华山岫云谷,对付石井垣派的人袭击岫云谷的行动。当时,“和合双刀”时槐和花凤也在青竹坞。他们带了曼如神尼的亲笔信来投靠八臂哪吒俞志杰,俞志杰见到时槐和花凤,也十分投缘,便欣然接受。他们两人在青竹坞居住了下来;俞志杰不时指点两人练功,两人得益匪浅,进境不小。时槐和花凤也加入了这一行动。

    根据黄鸿的设想,为了更有把握一些,百里峰还去九华山岫云谷化城寺罗汉堂叩见了无瑕和尚,向他借调了座下的神猿黑灵。

    这样,由苏州灵岩山青竹坞八臂哪吒俞志杰、“和合双刀”时槐和花凤、金陵栖霞山房赛温候郝如意、修水柳庄神童柳平以及百里峰和黑灵等组成了一支秘密小队,集中于青竹坞等待着始信峰巅决战的日子。

    始信峰顶决战前三天,这个小队悄悄地离开青竹坞,绕过太湖北侧,穿越于山岭之中,赶到九华山岫云谷的后山,并在那里守候到黄鸿、萧涧等人离开岫云谷,才进入谷内隐藏起来。这也是黄鸿精明之处,他指定小队从后山进入岫云谷,就避免了与石井垣安排的偷袭者可能的遭遇。由于黄鸿对此事安排十分机密,只有小诸葛孔超群知道个大概,连萧涧在内都一无所知。

    石井垣埋伏在天目山宝林禅院内的一群好汉,以本田太郎、本田次郎、江西三清山玉京寨金眼狻猊李云飞和天台山白华顶云中鹤韩玄四人为首,在始信峰巅决战前数天便接到石井垣派人送来的亲笔信函,要他们当即离开天目山,赶奔九华山岫云谷。经过一路颠簸,很快到了岫云谷前山,潜伏在附近的山沟里。他们派出哨兵,在大树顶上盯着岫云谷的动静;等到黄鸿与萧涧十多人离开岫云谷之后,他们又耐心等待了两个时辰,估计黄鸿等人已走出十数里之外,本田太郎一挥手,喝道:“快!杀进谷去!”话音甫落,十多条汉子如猛虎恶狼般直闯岫云谷,只留下一部分喽罗守在谷口。

    面对这群豪客,守在谷口的庄丁根本没有抵抗之力,立即束手被擒。本田太郎一伙吼叫着涌进萧家大院。然而,令他们大惑不解的是,他们一个人都没有遇到,似乎进了一座空的庄院。本田太郎预感情况不妙,正想指挥众人退出,忽然一声断喝从后面传来:“大胆贼徒,你们来的去不得了!”

    本田太郎等回头一看,只见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七八个人一字儿排开,挡住了退路。还有一只比人还要高大的黑猿,目闪神光,威风凛凛站在一边。不用多说,这伙人正是八臂哪吒俞志杰与百里峰等英侠。

    到了此时,一场拼斗已是难免。本田太郎一抖链子枪,银光闪烁,直向八臂哪吒俞志杰前胸击去。俞志杰无门无派,却自幼得过异人传授,加上苦练,拳脚、暗器、刀枪剑戟俱都了得,所以江湖上有八臂哪吒的美称。他通常使一柄青锋剑。这次一见本田太郎的链子枪到了跟前,唰地一剑迎着枪头削去,谁知本田太郎的链子和枪刃全由百炼精钢制成,青锋剑削它不动,链子反卷过来,将剑缠住。八臂哪吒俞志杰艺高胆大,不慌不忙,借着手上之劲,飞身掠起八尺,身在空中,左手出掌向本田太郎右肩拍去。

    本田太郎也非弱者,滴溜溜身子一转,躲开一掌,将链子枪的另一端照准俞志杰面门打去。俞志杰长剑脱出链子枪纠缠,朝着飞将来的链子枪用剑一点,链子枪飞向一旁。这样,两人你来我往,一时难分胜负。

    本田太郎与八臂哪吒俞志杰交上手以后,本田次郎与赛温候郝如意,金眼狻猊李云飞与“和合双刀”时槐、花凤夫妇,云中鹤韩玄与神童柳平也捉对儿厮杀起来。本田太郎一边的十多个喽罗迅速地围成一圈。百里峰与神猿黑灵暂时没有加入战

团,他们盯着场中的拼斗,同时也监视着十多个喽罗的行动。

    本田次郎一上来就施展出“铁肢功”,手脚似铁,拳风呼呼。他的对手赛温候郝如意使一根纯钢短画戟,与三国时骁将温候吕布使的方天戟相似。郝如意在这短画戟上下过二十多年功夫。施展起来左挡右隔,招式凌厉,正好与本田次郎的“铁肢”棋逢对手。

    “和合双刀”时槐与花凤,自从修习了曼如师太赠给的刀谱,又得到了八臂哪吒俞志杰的指点,功力已是大进。两人配合默契。攻守有则,任凭金眼狻猊李云飞的一对判官笔寻暇蹈隙,杀着连连,兀自毫无惧色,拼命抢攻。

    只有神童柳平功力稍逊于云中鹤韩玄,两人交手数合下来,柳平已有点左支右绌,显得力不从心。韩玄使的藤棍,柳平用的蛾眉刺。在兵器上一短一长,柳平已吃了点小亏。韩玄的藤棍砸、点、扫、挑,招招不离柳平的要害。忽然间,韩玄从意想不到的方位,棍端点上了柳平腰间的软麻穴,柳平“啊呀”一声往后便倒。

    百里峰“嗖”地一步纵上,扶住柳平;黑灵一幌身形,到了韩玄身边,冷不防抓住藤棍前端,一人一猿便争夺起来。黑灵力大无穷,用劲一拖,韩玄一个趔趄,险些栽倒;手一松,藤棍已到了黑灵手中。谁知黑灵夺到藤棍之后,扔下韩玄不管,一个跟头向外跳去,正好落在本田次郎身前。

    本田次郎与赛温候郝如意酣战正急,忽然眼前一团黑影从天而降,不由地动作一滞;郝如意手起一戟,正中本田次郎的环跳穴,本田次郎站立不稳,躺倒在地。四周的喽罗想上前救援,都被黑灵挥动藤棍,全数击退。郝如意赶上来点了本田次郎的几处要穴,将他搁在一边。

    云中鹤韩玄的藤棍被黑灵夺走,心生怯意,正想溜走,百里峰一掌向他拍去,一股强劲的掌风,把韩玄逼得连退三步。韩玄情知不妙,脚下用力一蹬,身子便如玄鹤翔飞,从众人头上掠过,跳上了大院院墙,再单足一点,几个起落,已跑得无影无踪。

    “和合双刀”时槐、花凤与金眼狻猊李云飞的较量也是旗鼓相当。双刀与判官笔不时相击,“叮叮当当”之声响个不停。李云飞一式“仙人指路”,左手判官笔磕开花凤的单刀,右手判官笔直点时槐的肩井穴;时槐往外闪过,再次进刀,向李云飞腰眼砍去。李云飞收回左手判官笔一挡,“当”的一响,火星乱飞。未等李云飞缓过手来,花凤的刀又已递进。夫妇两人越战配合越是默契,招数越杀越狠,任李云飞武功再高,也闹得手忙脚乱,汗流浃背,时间一久,未免招式滞慢,时槐倏地一刀,刺中了李云飞的京门穴,李云飞浑身软麻,判官笔再也握不住,丢到地上;花凤赶紧上前点了他几处大穴,又将李云飞擒下。

    本田太郎与八臂哪吒俞志杰正在激战之中,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本田次郎和李云飞被擒,韩玄开溜,他自然知道,已情知不妙;如不见机,恐怕也和他们同

样下场。于是,他也打了个溜的主意,无奈八臂哪吒俞志杰招招紧逼,长剑舞得剑

影如山,重重叠叠,根本没有脱身的机会。本田太郎心中惶急,链子枪的招式渐渐

迟缓下来。俞志杰看准机会,一剑向本田太郎右肩削去,本田太郎急用链子枪来挡

,谁知脚下一滑,一个趔趄,俞志杰的长剑眼看就要砍去本田太郎的右臂……

    忽然,一道寒光向俞志杰的长剑奔来,“叮”的一声,长剑偏开三寸,解了本田太郎断臂之危。俞志杰定睛看时,是一枚铜钱,他心中吃了一惊,一枚小小的铜钱,竟有如此的劲力,情知来了高手。举目看去,眼前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年轻叫化子。小化子虽是衣衫褴褛,生得却是清秀俊俏,笑嘻嘻地站在那里。

    俞志杰喝道:“你是什么人,来趟这浑水?”

    小化子嘻嘻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能放手时且放手。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俞志杰反驳道:“不是我们赶尽杀绝,是他们闯到岫云谷来赶尽杀绝的,看来,你跟他们是同伙,你也留下吧!”说毕,长剑一举,便向小化子刺去。

    小化子踩着一种奇异的步法,身形轻飘飘地一转,俞志杰只觉眼前一花,人已落在自己身后。俞志杰不敢怠慢,立即转身应敌,谁知长剑尚未递出,右臂一麻,再也握不住长剑,“当”的一声掉在地上。好在俞志杰临敌无数,经验丰富,就在长剑脱手的一瞬间,已然纵身跳开。

    百里峰眼看八臂哪吒俞志杰在片刻之间便受人所制,立即纵上前来,向小化子轻轻拍出一掌,小化子见面前忽然来了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大男孩,长得剑眉星目,英俊萧洒,不由地凝目多看了几眼。忽地一股劲风涌来,已不及出掌对抗,只得纵身掠起,拔高七八尺躲开。好个小化子,身在空中,喝声:“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吃我一掌!”向百里峰前胸也拍出一掌。掌风呼呼,带着一股热浪,汹涌而来。对于这股掌风的劲力,百里峰倒不在话下,但掌风所挟带的热浪,却使百里峰心头顿时涌起一阵烦躁之感。好在百里峰曾在庐山汉阳峰下松云洞天井谷烈焰洞内修习,稍一运气,烦躁之感立即消除。

    百里峰不敢懈怠,他运起已有五六成火候的紫清罡气布满全身,严阵以待。

    小化子见百里峰受了自己的掌风竟然若无其事,毫无痛苦之感,已知对方功力不在自己之下,不由地生出了“一分高下”的意气。他身子一落地,一掌竖在胸前,另一掌又缓缓推出,一股凛冽的寒风立即向百里峰卷去。

    百里峰曾在寒冰洞内修练过三个月,对付寒流自是不难。他从丹田提起一股阳和之气,从掌心逼出,正好与小化子的寒风相遇。只听得“嘶嘶”之声响过,一切便化为无形。

    小化子与百里峰几乎同时喊了声“好!”两人便近身相搏起来。小化子竟打得一手娴熟灵动的游龙拳,刹时间身形倏忽,拳影飞舞,劲风呼啸,罡气四溢。百里峰则游动身形,见招拆招,但却是招架多攻击少。若论功力深厚,百里峰要胜小化子一筹,但论拳脚,百里峰不如小化子。若是百里峰长剑在手,那小化子恐怕早就落败了。

    两人一来一去,战了数十个回合。小化子已深知百里峰功力甚厚,要在一时半晌取胜不很容易,便运足十成功力,双掌同时推出,只见一冷一热两股气流如两条蛟龙般向百里峰奔去,百里峰吃了一惊,不知如何应付,只得纵身躲开。小化子趁此机会,大喝一声“快走!”本田太郎一伸手从地上抱起本田次郎飞身就跑,其余众人也跟着如飞般退走。

    此时,八臂哪吒俞志杰手臂尚自麻木,时槐与花凤勉强胜了李云飞,也是精疲力竭,神童柳平更是自顾不暇,只有黑灵纵身去追赶,把逃跑的一群人吓得屁滚尿流。百里峰与俞志杰深知小化子功夫厉害,怕黑灵追远了落单,又考虑到阻止石井垣偷袭岫云谷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不为太甚,召回了神猿黑灵。

    至此,石井垣偷袭岫云谷的计划完全失败,而且“赔了夫人又折兵”把金眼狻猊李云飞留了下来。还多亏冒出来个小化子,才没有落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百里峰等人待本田太郎一伙退走后,将金眼狻猊李云飞捆绑起来,押在岫云谷后,等候黄鸿、萧涧回来发落。

    本田太郎等人逃出岫云谷之后,小化子就对本田太郎说:“你马上派人去黄山始信峰给石井垣先生报告此间情况,我另有要事,失陪了!”不等本田太郎回话,已一溜烟似地消失于树丛之中。

    本田太郎别无良策,只得派了手下人去黄山始信峰报信。那个人赶到始信峰上,正值石井垣与黄鸿第三场比试的关键时刻。石井垣一听偷袭岫云谷计划的破产,几乎气晕了过去。也多亏他机智多变,心念一转,立萌退志,便耍了个无赖全身而退,但始信峰决战却成了虎头蛇尾。

    黄鸿、萧涧等人回到了岫云谷,与八臂哪吒俞志杰、百里峰等会齐,双方互道各自的情况,大家庆幸不已。不过,众人心中也明白,多少个月来辛辛苦苦劳累了一场,段干家族的危险仍然没有解除,特别是黄鸿与段干长松更觉压力沉重。

    接着,黄鸿唤人把金眼狻猊李云飞押上来。李云飞不失为一条血性汉子,他站立不跪,说道:“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怪我自己学艺不精,别无话说!”

    黄鸿命人为他松了绑,和颜悦色地问了他几个问题,李云飞颇出意外,也痛快地交代了奉石井垣之命,隐伏在天目山宝林禅院以及偷袭岫云谷的经过。黄鸿没有为难他。黄鸿只是说:“当今朝政腐败,民不聊生,你们啸聚山林,打家劫舍,只要不过分杀人放火,残害平民百姓,我不是官府的人,也不管这闲事。但有一条你得明白,你是中国人,终不成为了几个钱而帮助东瀛倭人来与自己的同胞作对!”

    黄鸿一番话,大义凛然,李云飞面露愧色,低头不语。黄鸿见此情状,便命人将李云飞释放了。

    第二天,柳长禹、迟阳、孔超群、池莲师太和柳青青、曼如师太和段干长虹以及天雄堡少堡主皇甫宇等分头告辞而去。

    青衫客黄鸿在岫云谷多留了几天。他无论如何要花点时间来指点一下两个徒弟。黄鸿与段干长松、百里峰自离开雁荡绝顶栖云小筑以来,已有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相聚了。

    段干长松望着黄鸿鬓边新添的几丝白发,心里涌动着感激之情,为了他段干家族之事,师父东奔西走,历尽辛苦。百里峰更是对师父依恋万分,他自下山之后,迭遭凶险,虽说每次都逢凶化吉,因祸得福,但回想起来总觉后怕,哪象在师父身边这般安全宁静。

    黄鸿看着两个徒弟,心头热乎乎的。但是,他们有重任在肩,前面还有许多艰险,不容得儿女情长。黄鸿一边抚摸着百里峰的头发,一边对段干长松和百里峰说:“松儿、峰儿,最近为师一直在想,一味地被动防守不是办法,还应该主动寻上门去,擒住石井垣,逼出细川英,段干家的事情才能真正了结。尽管敌暗我明,要找到石井垣不易,擒住他更是不易,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别无选择!”

    段干长松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他说:“师父,你的想法我完全赞成。我早就想出去闯闯,哪怕与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黄鸿摇摇头道:“我不是让你去鲁莽行事,而是要有智有勇。且不说石井垣行踪诡秘、寻他不易,就是你找到了他,又怎样擒获他呢?”

    百里峰插嘴道:“师兄可以暗中寻访,有了线索,立即报告师父或萧师伯他们。”

    黄鸿笑道:“就怕时间来不及。我看这样,松儿不妨易容出山,在江湖上闯闯,可在暗中摸清龙虎会四天魔、漠北四煞及其它几个东瀛武士的活动情况;还要注意那个不知来历的名叫英智的小化子的动静。这一段时间,我也将外出探听情况。三个月后,我们在岫云谷会面,再作决定。”

    段干长松连声称是。

    百里峰问:“师父,我干什么呢?”

    黄鸿道:“峰儿,凭你现在的功力,只要小心行事,闯荡江湖已是足足有余。但是,你将来还有别的作用,所以你要少露面,让人摸不着你的底细,一般情况下不要暴露师门和自己的姓名。另外,你手上少了一把利剑,对施展你的武功大打折扣,我总得早日为你设法。”

    百里峰高兴地说:“我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说师门,不说真名。至于武器,我先向萧师伯要一把普通的钢剑使用。”

    数天后,青衫客黄鸿独自离开了岫云谷,在离谷的前一个晚上,他与萧涧密谈了一夜。显然,两位老辈英侠已对下一步的部署有了默契。接着,百里峰离谷而去。段干长松向萧涧告辞时,紫电剑崔蝶儿闹着要跟段干长松一起走。萧涧一是知道崔蝶儿任性,如果不答应,说不定她会来个不辞而别,事情更难办;二是他看出崔蝶儿对段干长松有意。所以他也不反对,只是要求他们易容上路,处处小心,三月为期返回岫云谷。段干长松化妆成一个落魄书生,将紫玉箫藏在一具古琴之中,背在身上。崔蝶儿扮成书生的妹妹,两人相依相伴上路而去。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uisaijin.com/mingyan/18116.html
(本文来自智周风物整合文章:http://www.suisaijin.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uisaijin.com ©2017 智周风物

智周风物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