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周风物
当前位置:首页 - 买车 >

马文卫:大河留下的故事(一)

2019-08-19来源:西京网

第86期(总第417期)

2019年春季版

大河留下的故事


◎  马文卫(青海)


(一)

从前,人们都把浩门河叫大河,上川人这样叫,下川人也这样叫。小时候,我们家门口有一条小河沟,往东两三里有条比较大的叫沙河,再往南就是大河,听父母们讲还有更大的叫黄河。这是我初来人世对河的概念。

大河从西往东顺着南山根奔流,离我们的村庄有五六里,我们一月半载总有几次去亲临大河,渡河是去河南走亲戚,不渡河是跟大人们去河边遮鱼。


风和日丽的四月天,大河的水陡处波光粼粼,平处清沏见底,很乖顺的样子。太阳西斜了,巷道里传来到大河里抓鱼走的吆喝声,半大小伙儿们三个五个搭伴结帮,扛着鱼网,提着下水赶鱼的棍,边喊边往大河走去,我们是小一帮儿的孩子,跟在后面去图热闹。庄子上的半大小伙儿们常在磨儿沟前河滩那一带用网遮鱼,这里的大河水分三四叉子,大家先要蹚过一条叉河,再向南水比较大的主河道去下网,网有两米宽,十多米长,两边各拴一根碗口粗的木棒,在河床比较窄的水中三四个人拉网拦截,其余的人都从百米外的上游去蹚水赶鱼,大一点的在中间,我们这些小一点的靠两边,手拄棍子边搅水捣石砂,边打口哨喊叫着,嘻嘻哈哈向鱼网围拢过来,越走近鱼网跟前,吵闹声越大,情绪越激动,鱼网两头扶棒的人和鱼网外侧揽网的人,都猫腰弓背,作好迎接收获的一切准备,快到鱼网跟前的时候,大家一声齐吼,几乎同时鱼网被揽起,只见网底兜着一些活蹦乱跳的大鱼,有明鱼,有花鱼,有翻嘴鱼,也有狗鱼,狗鱼是黑色,长着长胡子,样子凶恶,我们不吃狗鱼,也不放生,因为狗鱼专吃小鱼,捞到狗鱼就扔到干石头滩里。


鱼网里有鱼了,我们兴奋得欢呼雀跃,这比吃鱼高兴得多。分鱼也很开心,半大小伙作为捕鱼主力分到大一些的鱼,我们七八岁、十一二岁的尕娃分到小一些的,大家都高高兴兴的,谁也没啥意见。太阳快落山了,我们提着鱼有说有笑地回家。五月端午节一过,就不下河遮鱼,都说鱼们产卵期到了,大肚子鱼吃不得,害命。

在我们常遮鱼的地方往东两三里路,就是大沟口,也叫船窝,那儿有条渡船,是早年大河两岸人们渡水过河的主要交通设施。冬季三个月左右河面结冰,人们可以随处过冰桥,一年中其他季节人们过大河就靠这条小舟,当然春秋河水低落时,骑马过河甚至男人们直接蹚水的也有,毕竟是少数。


渡船选择地势平後、水深浪小、河道相对狭窄的地方,一条胳膊粗的钢丝绳横穿在大河水面,拴在南北河滩的巨大石笼上,绳索上按一个大滑轮,紧紧连看渡船。渡船不是摆渡,是船家手握铁索脚蹬船,一次一次送南来北往的人们平安过河。


盛夏三伏雨期,往日乖顺平静的大河也会咆哮起来,使几天性子。河水不再是清淋淋的,近看橙黄,远观酱红。白天看大河浪涛滚滚犹如万马狂奔,夜晚听水声如雷贯耳好像山开石裂。水涨船高,船梆子挨着钢丝绳,水手几乎躺在甲板上拔绳蹬船。有时候马、车、人同船过河,车户紧紧牵着马辔头,生怕马烈性一犯会连车连人掉到大河里。有的马、毛驴们打死就不上船,弄得主人家哭笑不得,只好原路返回。船家收钱,随多随少,从不为难。渡船很像是公益性的。偶尔船家水手不在,渡船依然要载人过河。河南的蹬船过去,就得等河北来的人把船蹬过来。要是这边行人不来,彼岸行人再多也得奈心等待。

大集体年代大河以南的人冬季到河北粮仓交公粮,那时候冰层还未结硬,满载公粮的马车清晨从浅水中渡河,水滴溅到马毛上,马就腹部全吊冰蛋蛋,像是莹晶的披挂。


我早年从大河的冰桥上走过几回,可是第一次就掉到冰窟窿里差点冻死。那时我两岁多,父母抱着我骑马走在冰滩上,时值正月,冰层不固,我们行至正中,冰桥咔嚓一声全部蹋陷,我们三人连马一块落水。幸好水浅,并且河那边不远就是我们的亲戚家。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几个邻居小伙一大早到煤矿去拉煤,大家赶着毛驴车到大河沿,发现冰桥未结成,满河全是麻浮冰,我们几个人坐驴车从浅水处过大河,那时初冬,大小不等的浮冰在水中时隐时显,清晨寒冷,大河水面处处冷气升腾,宛如烧开水的大锅,宛如到了蓬莱仙境。就在这时,水中漂来一大块浮冰碰着驴腿,毛驴一前栽,我便跌到水里,那次也差点被冻死,幸亏别人带着白板大皮袄。


早年天气寒冷,三九天大河处处结冰,人们南来北往很方便,后来只在大山阴影处结冰,现在气候变暖了,很少有撑得起人们过河的冰层。

渡窝以西有两公里长的南山,叫红土波浪,是丹霞地貌,五道梁五条沟,满山灌木,葱葱郁郁,不过山体不稳固,常发生局部滑坡,山石滚落到大河里发出沉闷的声响。大河水聚在这里像油一样流动很缓慢,水色墨绿,很深,漩窝一个连着一个。细观水面,河水不流,只是旋转,水面上旋成一个深坑,像个巨大的漏斗,很险恶。传说水底有一对红犄角牛,倘若红犄角牛浮出水面,大河就要淹死几个人。小时候我们信,也很害怕。有一年隆冬大河结冰,我们从红土波浪过冰桥,这儿有条叉河,清沏见底的河水全部结冰,厚厚的冰层中有大大小小很多鱼凝固在那里,冰层十分透明,水底五色河光石清晰可见,十分亮丽,美观。大人们说这是龙宫的宝石,春暖冰消后,冻住的鱼复活了,和彩色宝石一块返回龙宫。

马文卫  男,回族 1948年5月8日出生于青海门源,在当地从事教育工作35年,现已退休。一生酷爱文学事业,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成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北州作协名誉主席,门源县作协名誉委员,《金门源》文学杂志特邀副主编,其文学创作以长篇小说见长,已创作出版中篇小说集《船手水娃》、《响鞭》、《马文卫中短小说集》、《勾头草》,长篇小说《左邻右舍》、《日子比树叶多》,长篇游记《尊贵的旅程》,散文集《往事重说》等13部,约300万字。其中短篇小说《白雨》获回族文学奖,长篇小说《左邻右舍》2008年获海北州政府创作奖,《船手水娃》2009年获青海省人民政府第六届文学艺术奖,《日子比树叶多》获2014年门源县政府文学创作一等奖,青海省第七届文学艺术奖。

2019

文化出版

《昆仑文学优秀作品集》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共三册(小说卷、散文卷、诗歌卷)。小说卷征稿已进入编排校对程序,散文卷、诗歌卷大量征稿,欢迎广大文学爱好者投稿。详情见征文启事《更多》


顾 问丨李成虎

主 编原 野

副主编丨白恩杰

秘书长韩有录

常务副主编毛宗胜

特邀副主编马文卫

执行编辑何秀姽

编辑部主任王玉兰

名誉顾问井石 刘大伟 路军锋  西玛加旺 马敬芳

编委会成员原野  白恩杰   毛宗胜  王玉兰 马文卫 古明川  李海娈 李牧   刘世明  韩有录  何秀姽  李俊红  林成君  马可  李朝晖  杨柳飘飘  李兰花  逗号

投稿须知

投稿须知:本人原创作品+作者百字内简介+作者近期生活照一张及  需要配的图片。文责自负,自己校对。

投稿邮箱

散 文:gsf88@126.com   

小 说:klwxbjb@163.com

诗 歌:klwxsgbjb@126.com

版面配图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侵犯版权,联系删除

合作单位
《天涯诗刊》编辑部
《荒原春》杂志编辑部
《大家文学网》编辑部
阿费夫(清真)饭店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uisaijin.com/maiche/31325.html
(本文来自智周风物整合文章:http://www.suisaijin.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uisaijin.com ©2017 智周风物

智周风物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