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周风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 >

《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坍塌:电影工业如何容下诗性影像?

2019-06-09来源:湖南企业新闻网

毕赣的电影不是拍給观众的。正如毕赣在《路边野餐》上映时说的那样,“这是一部拍给野鬼和风看的电影”。当《地球》在工业化和商业化上寻求突破,随之而来的则是制作成本的不断攀升。而野鬼和风,又如何带给资本回报?这是《地球》出生时就埋下的困局。宣发的神来之笔,破解了《地球》与资本的困局,却引发了其与观众的纷争。

 


《地球》诞生的过程里,幸运与不幸一直交织在一起。幸运的是,在金马创投评委的支持下,《地球》从初期400万的预算方案,发展到了2000万,并得到创投会的认可,要知道《路边野餐》的制作成本仅是几十万;然而,在实际拍摄制作过程中,这2000万的预算无法打住,一路攀升到5000万。


庆幸的是,第二轮第三轮资方的进入,使得剧组得以继续拍摄;市场回报的忧虑,在宣发的“无心插柳”中得到缓解;但当观众被“骗”进影院,莫名其妙睡了一觉后,铺天盖地的批评,引发了新一轮的危机……


2018年最后一日,《地球》的首日票房突破2亿。这个成绩,不要说是文艺电影,就是大多数商业大片,也只能望尘莫及。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大批观众对《地球》影片的疑惑,口碑一下子呈现出两级分化,甚至说是撕裂。不少观众在电影院睡了过去,有甚者更是看了不到15分钟就选择离场,大骂被骗。


31日当晚,文艺青年聚集地豆瓣的评分跌破了7分,一般电影观众聚集的猫眼的评分更是跌破了4分。口碑立刻发酵,次日,《地球》单日票房,仅有1100多万,上座率不及8%。

 

《地球》在众多投资有限的文艺片里,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制作期间,千万级别的预算规模,一流的演员、摄影、美术、音乐。而后,《地球》又获戛纳提名和金马获奖,国内外专业电影媒体高度评价的加持。


可以说,在上映前,《地球》的口碑,使得观众对它的期望已经达到了一部小众文艺电影不可承受之重。当一大批非目标观众,“骗”进了影院,成就了电影票房,但也为争议埋下了伏笔。

 

突破纪录的预售,存在争议的宣发,凌乱沉闷的剧情,昏暗晦涩的长镜头,观众评价的割裂,《地球最后的夜晚》,作为2018年电影市场的收尾之作,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电影工业如何容下诗性影像?

 

毕赣的诗性影像

 

人类对于世界的认知,是基于实践经验的概括和总结。通过对经验性认知的分享,人与人之间形成彼此理解与交互的基础。一般的商业电影,都会讲述故事。故事是人类最容易理解的经验性材之一。比如看完《无双》,观众会觉得剧本故事真棒,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

 


但经验认知并不是人类认知的全部来源,还有超验的。比如禅语、比如诗歌。诗歌创作不单纯是外在世界在头脑中的单向、被动反映,而是诗人经过积累、沉淀、概括,形成了对生活现象更为能动、更为深入、更为本质的认识,并将这种认识外化于客观事物,使外在的象能够传达内在的意,从而赋予诗歌意象以独特的超验性。


这种超验性,就是诗性。 毕赣在凯里独特的生活经验,包括火车的轨道、潮湿的房子、昏暗的天气、卡拉OK、时钟手表、重逢的恋人、流动的时间,以及其个人的观影经验,比如塔可夫斯基,以及诗歌创作经验,构成了从《路边野餐》到《地球》导演所要呈现的诗性影像的经验基石。



这种诗性的表达,存在致命的困境就是,诗的意蕴很难用经验性体系的话语表述,正如禅语中的真谛。只可以体会,不可以言说。从《路边野餐》到《地球》里面都没有经验世界的故事,《地球》中那些意象符号,苹果、野柚子、蜂蜜、手表、照片、绿色的书、房子、火车、蛇、烟花、乒乓球、矿洞等等,构建了《地球》的内在意涵。


但是观众能否通过对这些意象的拼图,到达导演传达的内在的意涵,并进入其中,则是一个困难的过程。观众日常生活中的经验世界,同影片建构的诗性世界之间,横着仅有少数人才能跨越的鸿沟。

 

有观众评论,《地球》更像一部实验影像,或许是准确的。

 

商业化与工业化的困境

 

《地球》是《路边野餐》的高配版,两者在表现形式上,如出一辙。之所以高配,是《地球》比《路边野餐》在电影工业层面,具有更高的完成度。同时,汤唯、黄觉、张艾嘉的演出,使得影片演员的完成度,以及商业化的可能性大幅提升。

 

《地球》的工业化程度,丝毫不逊于商业大片,从团队的华丽程度便可窥知一二。金马的三个奖,都是给电影工业的技术部门的,最佳摄影、最佳音效、最佳原创配乐。但工业化,也意味着电影制作成本的攀升。而成本的调整空间,是基于商业回报的潜力。

 

但在我看来,毕赣的诗性影像风格,天然的不具备商业化的可能性,就像诗歌,永远只是小众文学消费品,不太可能成为小说这样的大众文学消费品一样。即便在艺术电影体系比较成熟的欧洲,知名的艺术电影导演,依靠政府基金、稳定的预售渠道,最多可以承受的预算成本也仅在5000万人民币左右。而在中国,这样投资规模的艺术电影,首先能立项的就相对较少,其次即便投资了,能回收成本的则更是少之又少。

 

在这场跨年看《地球》狂欢中,《地球》实现了商业价值,而作为始作俑者的发行,功不可没。但正是这场发行策划的狂欢,在观众进入电影院观看影片几十分钟后之后,却引发了此后的一地鸡毛。



是中国观众的水平不行吗?2017-2018,中国电影市场上多部艺术电影,获得了口碑和票房双丰收。比如《无问西东》、《爆裂无声》、《冈仁波齐》等。在中国电影高速发展的这几年,经历过无数烂片之后,中国观众的审美趣味是显著提升的。观众不再只愿意看爆米花电影,而愿意尝试更多的选择。



但观众自己选择看艺术电影,和被“忽悠”进影院看艺术电影,则是两码事情。对比《路边野餐》,当时大多数观众属于对艺术电影有兴趣的观众,上映后,也有观众反应看不懂,但观众并没有那么大的怨气。同时,由于观众群体的观影层次比较对应,对完成度不那么高的《路边野餐》依然给予了比较高的艺术评价。


但《地球》则把很多期望观看爱情电影跨年的观众,忽悠去看了一部实验影片。不仅涉及商业伦理问题,更对下游发行与影院行业的发展,以及后续同类影片的市场空间,造成了消极影响。

 

有人说,这样做是在对中国观众进行电影教育。这样的话,我是不认可的。没有谁能教育谁。永远不要把观众当傻瓜。他们不会再上第二次当。

 

豆瓣和猫眼上观众的评论,其实蛮说明问题:

 

“自己掏钱买票看电影,看睡着了还要被文艺青年骑在头上骂说:这种梦不是你们抖音用户看的”;

 

“《地球最后的夜晚》真的很不错,我给五星好评,四分是给影院的座椅的。椅子真的很舒服,让我睡了一个好教;电影很不错,治好了我多年的失明症,要不是我的好朋友叫我,我就睡到明年了”;

 

“很尴尬,我带父母女友一起来看,看完我都不知道咋和家人解释,这个跨年夜,我感觉没有跨过去,被绊了一跤”

 

强扭的瓜不甜,何必拉不合适的观众去影院呢?

 

《地球》选择这样的宣发操作,或许也是不得已的选择。在面对巨额亏损与“忽悠”观众进影院,两者必选其一时,似乎也只能选择前者。这是毕赣此类作品,具有商业化和工业化野心之后,预算控不住后的必然宿命。

 

这场宣发纷争,对于毕赣,对于团队,或许都会是一个长远的伤害。正如有位影院店长在朋友圈所说的那样,“听说姓毕的导演拍出的电影都会创纪录,排片的我瑟瑟发抖……”(另一位,姓毕的应该是指那位和豆瓣撕逼的导演)

 

此时此刻,不知道《地球》团队,是否后悔,当初用如此预算规模,去拍摄《地球》。如果只用2000万,收获个6-7千万的票房,或许《地球》会获得一个跟公允的评价,且不至于处于风口浪尖。

 

关于《地球》本身

 

《地球》充满了《路边野餐》的影子。只是,在完成度上,前者不如《地球》更具有电影工业的精致罢了。但也正因为这些精致,毕赣在《路边野餐》里的诗性,部分丧失了,或者被遮蔽了。当《小茉莉》响起的感动,在《地球》里,也不复存在了。



工业化的完备,使得这部电影的摄影、美术、音乐,都是非常突出的。黄觉去买电话卡的那个场景,美的让我惊叹。当然,金马给了三个技术类的奖项,而没有給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地球》在某些方面存在的不足。

 

其实重复《路边野餐》,也没有什么不好。正如木卫二所言:


“这算不得什么大错许多导演终其一生,都在反复拍同一部作品,有的则连一部都拍不好。”

 

《地球》经历了它的至暗时刻,能与观众见面,其实已经是主创团队的成功。经过《地球》,毕赣和佐龙,都经历了电影工业以及市场的洗礼,成为能够进入主流圈层的电影人。

 

在这一点上,应当恭喜他们。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uisaijin.com/lizhi/7889.html
(本文来自智周风物整合文章:http://www.suisaijin.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uisaijin.com ©2017 智周风物

智周风物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