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周风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 >

那些城市边缘人的尊严—《无名之辈》

2019-07-08来源:河北品牌网


我看完《无名之辈》这部电影,已经将近一个月了,现在才来脑补,才将这些零零碎碎的片段连接成画面,将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有血有肉的,灵魂饱满地呈现出来,我想应该不算太晚。毕竟,这是一部反应众生的群像创作,在我自己还没有挖出一点东西的时候,真的不敢肆意去冒犯。每一部有价值的创作,都值得真正被尊重。



相比于农村的贫乏和静寂,或许城市会显得更迷人一些。好多农村的年轻人都选择拎着行李箱,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打拼。而原本就是城市户口的一部分人,却也是面无表情,机械式的忙碌。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他们都相信,在钢筋水泥打造的世界里,能够与自己的梦想相遇,不久的将来,还会遇到那个不一样的自己!

但是,华灯初上,置身于熙熙攘攘的闹市街区,他们才明白真正的孤独是什么,那是一种边缘人特有的孤独……突然想到韩寒曾经写的一句台词:“都是小人物,活着就好了。”



【1】

先说说马先勇吧,他原来是一名协警,因为酒驾,出了车祸,老婆死了,妹妹嘉琪残了,只有他幸得健全。然而,工作也因此丢了。他只能给老板高明当保安,养家度日。他的妹妹,乃至他的女儿,都恨他、怨他。可是他心中的内疚与伤痛无人去关注。有时候觉得他就是一头孤独的狮子王,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趁着月光,轻轻舔舐自己的伤口。



他为了证明自己,一心想要再次当上协警,想给自己的亲人幸福。他努力无偿的去帮原来的领导同事跑腿,办案子,渴望得到认可;他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不受委屈,拒绝别人给他介绍对象,没钱交学费,可以拉下脸来,买水果,去学校低声下气的请求多宽限几天;他为了弥补妹妹嘉琪,哪怕再穷,也要给她请护工,并且为她筹划以后的婚事。

然而,他的人生似乎不管怎么努力,都是窝窝囊囊的样子。



【2】

再说说李大头和眼镜吧。一个为了爱情,一个为了“事业”,铤而走险,“持枪抢劫”,然而却抢了银行旁边的一家手机店。更可笑的是,他们辛辛苦苦抢回来的是一对手机模型,还被网友们评为“年度最蠢劫匪”,并为他们制作了一个鬼畜小视频。

还记得他们两个当初在估算这些手机的价值时,李大头笑得合不拢嘴,他要回老家盖房子,给霞妹买好多棒棒糖,然后结婚。眼镜骂他没出息,他认为,男人就应该做大事,一步一个脚印,要做大做强!一个是为了维护爱情的尊严;一个为了事项事业的腾飞。



阴差阳错中,他们在逃离的过程中,闯入了嘉琪的房间。四肢没有任何知觉,只有脑壳会动的她,对生活绝望透顶。她请求这两个陌生的男人帮她,帮她完成“自杀”。她只是想早点结束这种生活不能自理的日子。生活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笑话。



【3】

霞妹是“梦巴黎”的按摩师,她长相甜美,李大头很爱很爱她,一心想要娶她,可是她一直都不肯答应。倒不是因为,她真的就喜欢这样灯红酒绿的生活,也不是嫌弃这个男人不会搞钱。在那样虚无缥缈的地方呆惯了,就很那分辨出真真假假,即便是感情又如何?对于自己无法预知和掌控的明天,她无法轻易地迈出这一步,更别说把自己的一生交付出去。



然而,李大头却说:“老子不管她以前是干什么的,老子只管她以后干什么。”

我想,霞妹那么喜欢吃棒棒糖,或许是因为,生活太苦了,有时候竟然会忘记甜是什么滋味。那么在忘了的时候,没有什么是一颗棒棒糖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来两颗。

人常说,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易。的确如此。每一个人的未来都是未知的,相信自己,才有可能去相信爱。



【4】

最后,一起来聊聊这个大老板高明,做生意赔了,欠了朋友好多钱,还不上。朋友为了逼她出来,到处给他开“追悼会”,高举着他的照片,拿着喇叭,喊着他的名字。尽管他知道回去凶多吉少,但还是不顾情人的百般阻挠,毅然决然的选择回去,勇敢面对。顶天立地的男人最值得敬重,哪怕是已经一败涂地,一无所有。



电影接近尾声,九点的烟花如期在夜空中绽放。眼镜误伤了马先勇,被扣押,他狠狠的砸着地面,嘶喊着:“耍老子”。嘉琪在美妙的音乐声中醒来,看到了眼镜写的一句话“我愿意陪你走完以后的路”。嘉琪原谅了哥哥,女儿马依依理解了爸爸,上司总算认可了他,马先勇似乎圆满了。霞妹洗尽铅华,重新回归正常生活,李大头的爱情指日可待。



农村怎么样?城市又如何?不管身处哪里,生活都是自己的。即便是过得再贫瘠,依然要自信地,大踏步往前走。无论何时,你脸上绽放的笑容,是你最好的通行卡。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uisaijin.com/lizhi/17456.html
(本文来自智周风物整合文章:http://www.suisaijin.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uisaijin.com ©2017 智周风物

智周风物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