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周风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 >

一个真实的案件!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太离奇!太扯淡!

2019-06-29来源:IT资讯网

本平台第一时间爆料新闻、奇闻、闻所未闻

还没关注的朋友们,可点上方蓝字“猎闻123”关注我们


当小编看到这个真实案件的时候,

脑子是这样的:

剧情那叫一个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结局是男默女泪发人深省。


实在是太扯!太离奇了!!

恕我直言,现在的电视剧马上拍也赶不上,

不是针对,都是


而且我寻思着要是发生在明代,

怎么着也能入选个《拍案惊奇》吧...


1.  一语成谶

整件事情要从一年前说起了。


通常来说,对于办案无数的警察,不会特别去记忆某个案子,但反过来说,要是过了很久之后再提及,细节还能记得清清楚楚,那肯定是桩不同寻常的奇案。


2019年1月4日,枞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办公室接到了一通受助人的感谢电话。

这实在是一通很普通的电话,然而,正是这通电话,让办公室里刑警们的思绪又重回一年前的那一天。

2018年1月9日,小寒第五天,雨夹雪,刮着大北风。

参与办案的警员们,都对那天的天气记得很清楚。


那天,枞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正为了一桩案子,开车赶往老洲镇调查。


初步情况是这样的:老洲镇一男子在家死亡,但是其同居的女友身份不明,派出所出于谨慎,让刑侦大队过去帮助核实下。

车子快开到老洲镇的地界的时候,突然之间,“嘭”的一声,轮胎爆了。紧接着同车领导说了一句:“今天这事好办了。”

说来也有点意思,在这支刑侦大队,长期以来,都有这样的一种情况:在遇到棘手问题的时候,如果车子爆胎或者有剐蹭,领导都会说是个好兆头,说明转机到了。


所以,爆胎,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外应,暗示着案子要破了。(爆胎和转机联系上,一方面也是为了安慰驾驶员,避免驾驶员有心理负担。)

换好备胎后,一行人继续赶路,天黑时终于到了老洲镇老洲村村委会,了解进一步的情况。

却没想到是一出超出想象的展开:死亡男子叫三毛,他有一位26岁的女友,却天天在家里戴墨镜口罩??


这就奇怪了,谁没事会天天在家戴墨镜口罩?男友三毛是她杀的吗?

2.  请君入瓮

时间再倒回2年前的2017年。


那年6月的一天,老洲镇王套村的高某信,与老洲村的谢某萍在医院治病时,闲聊了起来。


这边谢某萍说自己32岁的表弟三毛还没结婚,那边高某信说自己92年出生的侄女李情美也未婚。聊到这,二人一拍即合,决定撮合这两个未婚年轻人,谢某萍就把三毛的联系方式提供给了高某信。

次日,在外打工的三毛接到了李情美的电话,两人通过数日电话、微信交流后,迅速确定了恋爱关系。


接下来,李情美的速度快到令人害怕,她一个人赶到三毛家中,要求住在三毛家里。这个“惊喜”把三毛砸昏头了,干脆活也不干了,一心一意在家里陪女友。

三毛父母看儿子和女友这么要好,心里也是高兴的不得了,皇上这是喜脉啊这是好事将近啊!

但喜悦的同时,也有一点点奇怪,儿子这个女朋友,叫李情美是吧,为啥总是戴着一个大墨镜和口罩???

要认真说起来,还真没看过自己儿媳妇到底长什么样。


对此,李情美表示,称自己在杭州一个大皮鞋厂搞设计的,天天对着电脑,怕辐射,戴墨镜和口罩戴习惯了。

很快,三毛父母就把这个疑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因为,李情美说她怀孕了。

三毛父母开心炸了,一边好吃好喝百般呵护,一边将这个好事告诉了村里的计生专干。


村里的计生专干亲自上门,让戴着墨镜和口罩的李情美把身份证拿出来登记。


谁也没想到,李情美说完自己是1992年12月24日出生后,展示了优秀的推脱三连:身份证落在杭州的皮鞋厂里;身份证号码不记得;怀孕了身体不方便去老洲派出所核实身份。

由于三毛父母怕影响李情美怀孕心情,登记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一直拖拖拖,拖到了2017年1月9日这一天。


1月9日凌晨,三毛在家突发疾病,送医抢救无效后死亡。村干部要求李情美一起到派出所开具死亡证明,李情美却在半路上下车,拒绝去派出所。


接下来,李情美还和三毛父母说出了匪夷所思的话:“三毛死了,我就和大毛(三毛的未婚哥哥)继续过。”


这样的“奇女子”也太奇葩了吧?

3.  草蛇灰线

派出所就想通过当初的介绍人高某信,来查查李情美的真实身份。谁料,把介绍人高某信的户籍信息调出来一看,发现高某信是1973年12月24日出生的,李情美是1992年12月24日出生的,年不同,但日期有点迷之巧合。

等终于把自称92年的李情美请到了村委会,在责令她摘下墨镜和口罩后,在场的人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染着淡黄色的头发是很时髦,但这脸上的黄褐斑、还有松弛的眼袋,这快迈入中老年群体的状况...这是92年出生的年轻人?不会吧?早衰也衰的太快了吧??

而且这张脸长得,和高某信的户籍照片相似度很高啊。或许可以大胆的假设:高某信就是李情美,李情美就是高某信!


经过调查,果然,就是如此。

李情美坦白了,她就是高某信,已婚,丈夫常年在外地务工,育有一儿一女,儿子读大学,女儿读初中。


她虚构自己叫李情美,然后和三毛谈起了恋爱,同三毛同居大半年,期间她以结婚彩礼、支付皮鞋厂员工工资为由,从三毛、三毛父母处骗得黄金首饰、现金等共计六万余元。

4.  水落石出

事情到了这步就明朗了,三毛确实是由于疾病猝死,但高某信已具有涉嫌诈骗犯罪重大嫌疑,案件正常办理就行了。


但是第二天又出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1月10日,回家给弟弟三毛办丧事的大毛,主动找到刑警,反映自己联系不上女朋友了。

大毛这个女友叫高美婷,是李情美介绍的,自称是她28岁的表姐。大毛和高美婷确定恋爱关系后,也出来约会过两次。


哈?这个高美婷又是谁?就是高某信还是高某信的同伙?高美婷现在在哪?

结果么,多半也猜到了,高美婷也是高某信虚构假扮的一个身份。她和大毛恋爱约会,又以结婚为由,从大毛处骗得首饰、现金3.6万余元。 


还没完,经过后续调查,高某信在和兄弟二人谈恋爱的同时,还用第三个身份“高待美”,和另外一个孙某谈着恋爱,也骗取了钱财金额共计5.9万余元。


2018年9月4日,枞阳县人民法院以犯诈骗罪,判决高某信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三万元。高某信不服,提出上诉。2018年11月1日,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看完之后,真的是什么想法都没了,高某信李情美高美婷高待美,这名70后女子分饰四人,也是特结棍了伐,理理人物关系图差不多是这样...

想来想去,

似乎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不谈恋爱,啥事没有

来源:脊梁in上海

扫描二维码
(本文来自智周风物整合文章:http://www.suisaijin.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uisaijin.com ©2017 智周风物

智周风物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