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周风物
当前位置:首页 - 竞技 >

科技 | 世界领先的强磁场 中国人这样建

2019-08-10来源:淮北之窗
点击上方“御铡三刀”可以订阅哦

三刀推荐文章为转载分享,提供有价值、多样化的内容,不代表本站完全认同文章观点

来源:科技日报   记者:高博  刘志伟

    

2018年12月初,武汉国家脉冲强磁场科学中心,一次次电磁风暴的袭击,让物质被迫吐露不为人知的秘密。最先进的电源、磁体和控制系统,打造了这一世界顶尖水平的强磁场装置。


    

“磁场与电流成正比,而磁体承受的力和热,与磁场的平方成正比。所以越往上走越难。就好像百米跑从9.9秒提高到9.8秒那样难。”国家脉冲强磁场科学中心主任李亮说。

    

“美国从70T(特斯拉)到90T走了20年,德国用了15年,中国则是4年。”李亮说。

    

1


线圈使用寿命超出国际同行近1倍

    

1820年,丹麦人奥斯特无意间发现,导线通电,附近的小磁针会跳动。从此,人们一直在用通电线圈来制造磁场。瞬间强电流产生的几毫秒时间的强磁场,叫做脉冲强磁场,它比稳态磁场更高。


    

国家脉冲强磁场科学中心的研究人员告诉我们:他们用小指头粗细的导线,绕成线圈,接上2.5万伏特的电压,流过4万安培的瞬间电流,就可以产生几十T的脉冲磁场。

    

但通电线圈会被磁体内部应力拉长和压扁。李亮说,他们的线圈承受的应力,是“蛟龙”号在7000米海底面临压强的50倍。而且磁体在放电过程中会产生巨大热量,线圈泡于液氮以降温;通电瞬间零下200摄氏度的液氮砰地蒸发掉。

    

几个毫秒内通入磁体的能量如10公斤TNT的能量,线圈经常被炸碎。俄罗斯和日本科学家先后用极端办法制造过上千T的磁场,那也是目前人类取得的最强磁场。但必须牺牲线圈,是一次性的,磁体线圈无法重复利用。

    

美国国家强磁场实验室创纪录的线圈用的是铜铌合金,最结实——100T磁场纪录的最大功臣。中国团队则使用国内自主研发的铜铌合金,强度仅为前者2/3。

    

中国人另辟蹊径,从理论分析挖掘潜力,通过精确计算,大幅提升高分子纤维层层缠绕加固的效果,就像铁环箍住炮筒。它比凯夫拉还结实,是世界上最强韧的纤维。纤维浸泡环氧树脂,也充当线圈的绝缘层。

    

彭涛教授专职绕线。“如果浸泡树脂不够充分,反光是不同的。”彭涛说,从线圈的纹路和颜色,老手能看出瑕疵。瑕疵让线圈更早崩溃。

    

美国磁体线圈直径一米,比中国的大很多,应力更低,不易坏,但美国线圈平均通电500次就会坏掉;彭涛做的线圈可使用800次。


2


    中国电源便宜又强大

    

李亮曾在欧洲和美国工作多年,1992年以来世界上最强的磁体大多有他参与设计。

    

“我们是弯道超车。”李亮说,“我们从无到有,总结各家的经验,所以设计的整体性、系统性更强。”

    

美国国家强磁场实验室发电机电源,两层楼高,巨大的飞轮储能,瞬间放电——本是核聚变实验用的,100T纪录的第二大功臣。


   

中国电源则分3部分:发电机电源(功率不到美国的1/10);20几个电容储能型电源模块;铅酸蓄电池组。通过结构优化,仅使用几个电容储能型电源模块,就叠加出90.6T的磁场脉冲峰值。美国实现100T需115兆焦耳能量,中国实现90T只用10兆焦。  

    

专攻电源的丁洪发教授说:“几十个模块的开关时间差要限制在微秒级。元器件也要筛选,让电路的延迟一致。”

    

2008年开工建设,大部分设备自研自造,国产化率85%。“人家是外包给专业公司,我们是自己动手。”李亮说。


每组电容储能型电源100万元。整个电源系统投入仅是美国人的一个零头。液氦回收系统只有国外同类设备1/4的价格,回收的氦气每年可节约500万—600万元实验消耗。

    

脉冲平顶磁场十分重要,但美国人做平顶脉冲磁场,一年只能使用50—60次。中国人改进了电源和控制系统,则像开微波炉一样简单。

    

“国际专家说我们花了1.2亿元,干了1.2亿美元的活儿。”李亮说。

    

3


测量需要极端精细

    

2013年10月,在全世界专家的见证下,中国装置首秀成功。国际权威报告说:中国的磁体和电源技术世界顶级;控制系统国际领先。


    

虽然最高磁场纪录不及美国,但中国装置优势明显——一套中央控制系统实现3类电源和8个实验站的灵活组合。这是中国磁场的一个杀手锏,更有利实验。控制系统负责人韩小涛教授说:“别人都是一个磁体发一种波形。我们的可以一个磁体产生多种波形。”

    

美国在2013年实现了100.75T,德国实现94T,中国也以90.6T成为90T俱乐部的一员。而目前有望刷新纪录的只有美、中。

    

强磁场将考问出新的物质特性,催生下一代电子材料和芯片。朱增伟教授说:“半金属比如铋和锑,适合放在强磁场下研究极端情况。”

    

2018年11月,北京大学发现“对数量子震荡”,实验就在武汉做。在58T磁场下清晰观测到5个振荡,才得以发现对数规律。

    

强磁场的“风暴眼”只有20毫米长,在杏仁大小的空间里布置所有的样品和感应器,跟微雕差不多。

    

“涡流、热效应、震动、电磁干扰……测量永远伴随噪音。”左华坤工程师说。

    

想一次测出高质量信号难,因为干扰因素太多。样品杆浸泡在液氦里,还跟外面隔着一层真空,但线圈一瞬间的高温,仍然会造成样品零点零几度的热扰动。传感器的线路在脉冲磁场的作用下,也可能震动几个微米产生噪声。

    

还有很多不可测因素,比如地线“零”电压的不稳定,湿度差异,都可能造成测量结果不同。

    

“如果不这样难测,那些物理难题也就不会遗留到现在了。”左华坤说,论电磁测量精度武汉国家脉冲强磁场科学中心已不弱于任何同行。

    

“中心建成后,不仅国内科学家基本不再去国外做实验了,还吸引了剑桥、斯坦福等众多国外用户。”李亮说。


4


短评

强磁场强在科学精神


高 博


极强磁场,只有真正的科学家造得出。


在武汉国家脉冲强磁场科学中心,彭涛教授15年只干一件事——绕线:他穿着从头封到脚的白色防护服,戴防毒面具,两只手套浸泡在黏糊糊的树脂里,在绕线机边上凝视。机器一圈圈绕线。彭涛要确保纤维的绝对均匀。他手拿着木柄,不时按一按刚缠紧的纤维,保证平整。

    

绕一个线圈耗时可以长达3个月,但彭涛说他并不觉得枯燥。“线圈就像我的孩子。我关心我加工的每一个线圈,希望它完好无损。”责任心让他的线圈寿命超越美国同类产品近1倍。

    

左华坤工程师从硕士期间开始钻研样品和测量,迄今8年多。他每天在显微镜下耐心雕刻和加工样品杆,两手插进生物实验室里常见的手套箱,屏住呼吸在微米尺度上调整和安装器件。正常3个多小时的活儿,用手套箱得10个小时。重复20多次,1个月完成1件是很常见的。几微米的线用导电胶水和涂料固定,不是老手,压缩空间很难极致。

    

彭涛和左华坤这样的工业人才,不难走出高校拿高薪,在别的科研岗位也容易拿更多横向课题和经费,但他们没想着跳槽。彭涛说:“这份工作已经让我衣食无忧。要那么多钱做什么?研制的磁体可以实现更高的参数,满足更多的科学需求,做到世界最好,我觉得更有意思。”——这才是真正的科学家风度。

    

好几位科学家表示,他们加班是很平常的。王俊峰研究员说:“国际同类机构一般半年审一次申请,处理慢。我们常年接收申请,一周内就能响应,两周后就告诉申请者是否可以实验。美国一般同时开两个科学实验站,我们开7到8个。”

    

国家脉冲强磁场科学中心几年内赶超国际一流,全靠科研人的敬业和勤奋。武汉的经验告诉我们,成功的大科学装置,要有一群专精一技的人才来支撑。

科技改变生活  创新延续价值


热点 | 世界首个管控复杂电网电压“大脑”诞生!中国首例,也是全球首例!

关注 | 日本人问:中国人哪来这么多钱?中国学者的答案振奋人心

震撼 | 一趟北京开往莫斯科的列车,沿途风光惊艳了整个世界


支持我们请留言点好看,分享给他人☟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uisaijin.com/jingji/28333.html
(本文来自智周风物整合文章:http://www.suisaijin.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uisaijin.com ©2017 智周风物

智周风物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